七月無詩,炙陽蒸散的一抹記憶中,藏了桂花。
我緩慢踏過路面那堅硬乾涸時磨出窸窣之聲,飄搖風雨已在身後。
那山城哪,遙遠的印象裡。
但山城亦無詩矣,詩人漸老後便任詩意卡死在血管彎拗之際,
淪為心血管疾病的因子,呼應著吮入體內的尼古丁一同唱和。
嗚咽哩,嗚咽哩,難怪乎七月無詩。

儘管猶然惦記與嚮往著咱那把酒高歌的風華年月,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