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30 Wed 2011 00:07
我無法承認又不能否認著那是回不去的從前如細雨丁零後自葉蕊上滴落的珠。
但亢聲吟唱於幽暗夜間的旋律還依舊,那燒不成灰的也就入土了。
還有昨天呢?還有前天呢?還有那些從前呢?
如惶然無措的孩子,但我且安靜無聲地沉默著,
只因鑿碎玉璧的尖銳已劃傷每個人。
歉歉然。

或是愛,或是恨,或是來不及細數的煙塵都需要落地之一瞬,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所有來到這地盤的人請你們都要先搞清楚一件很重要的事:
或許在你們看來,穹風在寫作之外還有一點其他的什麼可資想像,但我必須老實跟你們講:實際上的我只是一個愛罵髒話的台客而已,舔覽趴的狗腿事我做不來,所以不要在我的地盤上耍白目或裝熟,我沒興趣。
我會回覆每一篇帶著善意與禮貌的留言,並秉持禮尚往來的態度認真以對,但那不表示你就可以在我的部落格或任何網路領域裡沒大沒小地亂問一通或隨便發表意見,因為這裡是我的空間,不是你家客廳。

如果你想找那些大人物的麻煩好製造一點生活樂趣,那拜託你去找九把刀或藤井樹,千萬別來我這座小廟裡。
我很樂意跟每一位有禮貌的訪客或朋友往來酬對,但我其實也可以裝死完全不做任何回應。作為一個寫作者,我在我的地盤上愛怎麼天馬行空都是我的自由,不想看的可以不用看,反正也沒人拜託你看;但是看歸看,要發表什麼看法之前,拜託先用大腦想一想,有些屁話最好不要亂講,有些蠢問題你也最好客氣點問,否則,如果心情好,我就會回答你:幹,關你屁事。而如果我火氣剛好大一點,我就會說:這種沒大腦的蠢問題你都問得出來,幹你娘的你怎麼不去死一死?
真的,蠢問題不是不能問,而是請保持最基本的禮貌。我實在不想把部落格的名稱改成:白目都去死。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4) 人氣()

轉眼間這個月即將過完,很快,因為中間有十天時間子筠來台灣,幾乎完成環島行程。若不是蘇花公路實在太危險,又怕管制放行的時間難以掌握,或許我們就會真的繞完台灣一圈。從台北西門町、平溪開始,然後去了內灣與薰衣草森林,之後則到南投的車埕、日月潭,順便上清境農場跟廬山,跟著則是往南到墾丁,去了水蛙窟跟滿洲鄉,之後才到花東。其實我不是個很稱職的導遊,能帶人家去的也不過就是那幾個自己去慣了的地方。不過朋友相交本來就是這樣,風景隨意瀏覽,重點是這輩子可能只見這一次面,就十天。

小說修到十七章結束,但這是第一次修稿,以抓錯字為主,間或添增一些應該補入的小片段,對於故事內容不做大幅更動,等第二次修稿時,才會視情況需要再處理。
〈神曲〉真是個奇怪的故事,自己愈看都覺得愈荒唐,可偏偏又寫了太多現實中雷同的事件,交織成的是一種既親近卻也疏離的感覺。

送子筠離台後,馬上就開始討論之後的工作。怎麼感覺簽了經紀約後反而讓事情變得複雜了哩?我其實有點不太懂這幾位經紀老闆們到底盤算的是什麼方案,說好了十二月初上台北演講時再開個會討論討論。
《想想》終於出版,但首刷量少得可憐,非常難買到。第一次的合作,或許大家都懷著一點忐忑,但我簡單的想法中卻是這樣的,你要嘛大張旗鼓幹這一票,就跟江洋大盜一樣,撈完了就亡命天涯也可以,或者劃地為王、佔他一個山頭也成,小蝦米要不要去拼大鯨魚,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我知道不管怎樣,畏畏縮縮的就一定很難把事情辦好,或者把可以做大的生意縮小格局,維持一貫的程度去看待,那就錯失了一次可以打開大門的機會。對於這本書,我確實感到一點這樣的可惜之意。而未來不知道還有沒有合作的機會,如果有,希望各方面的條件都能提早掌握好,站在一個自由作者的立場,我會希望不同路線的故事,能順利在不同的管道上發表,而且每個管道都能營造出該有的水準與成績。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LID=se008&kmcode=2018576379145&Actid=wise&partner=

或上金石堂網路書店,直接搜尋「想想」就可以囉,現在有好折扣又送筆記本。
這本書的首刷很少,但它的意義不在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意味著我會這樣一路繼續寫下去,寫所有我該寫與想寫的故事,直到死為止。
但這個夢想能不能做到,則得先看這本書賣不賣得好。所以請各位如果在POPO看過了這故事,覺得還不錯的話,那就到金石堂網路書店把它買回家吧!當然,再過幾天,一般書店裡也是可以找得到的!
感謝大家的支持,謝謝你們,它才能從「想想」變成《想想》!

穹風 2011.11.15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果不其然地了無睡意,就知道自己不該在晚上十一點之前偷睡覺,下場就是如此。
而說也奇怪,瓶子好看的啤酒往往喝起來都不怎麼樣,今晚那瓶比利時啤酒就是典型的例子。難得要這麼喝一下,因為終於完成了「神曲」。

每寫完一個故事,當它還是以引號標記時,我總不免要想:它會有改以書名號的一天嗎?如果只是個愛情故事,那就不需要煩惱這問題,因為愛情故事往往是出版社找我寫,然後我就寫,或者規劃好了一年要幾本,那我就寫幾本。但有些故事則不然,你寫了,有時候根本不曉得能給誰,更不知道會有誰想要,但這就是現實的無奈之處。有時候,往往作者自己覺得很棒的故事,對出版商來說,卻缺乏商業價值。各自考量不同,也無可厚非,從「河流」到《家書》,我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想不接受但最後也只得接受了。
不過能這樣完成一篇初稿就長達十七萬字多的小說,畢竟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距離最初預設的十五萬字篇幅,剛好超過一些,並不在失控的範圍。那時會預定在十五萬字,其實是因為認識了新經典文化的編輯們,他們給我的知識,原來非愛情故事的其他小說,在一般的字數控制上,通常都會超過十五萬。那時我很懷疑自己能否寫到這麼多,所以就定下這個目標,而現在真的達到了。

算了一下,已經接近年底,我這十一個月多以來,單就小說的寫作,總字數原來不過五十五萬上下,至多也不會超過六十,若再加上年底要給如玉的「最好的時光」,那頂多也就在六十五萬左右。起初有點詫異,總感覺今年寫得很認真,怎麼字數卻這麼少?後來想想,這才發現,原來二月農曆年之前,我幾乎都在處理《日光旋律》,而三到五月間寫了《寂寞金魚的一九七六》,後來搬回埔里又寫《想想》,然後在五萬字左右停稿,因為很不滿意,所以整個重寫「神曲」,再加上九月時受傷,休息了將近一個月,於是乎今年就只有這些份量。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