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結束了一場表演後,每次的心情都差不多,會感到有點落寞。無論在台上扮演的是什麼角色,反正當曲目演出結束,跟觀眾鞠躬,踏下舞台的那瞬間,就注定了是一種落寞與失落。
我跟每個人一樣,都覺得自己完成了一個任務與心願,既是服務與回饋了讀者,同時也告慰了好友的在天之靈。不過即使如此,畢竟台上的一切與台下的感受還是很難調適。

而我跟自己的解釋一直都是這樣的,這是一場並非由我主張決定要辦的活動,無論台上或台下的每一件籌備工作,幾乎都不由我經手,當然也不由我策畫,常常戲謔著說,我感覺自己像個特別來賓,除了開歌單跟練唱,以及上台演出之外,所有事情都沒人主動告訴我,好像也不需要告訴我似的,就都由每個負責人去決定了。這樣做的好處,是大家替我省去了很多麻煩,讓我能夠輕鬆愉快地做好最簡單的工作。
不過其實站在自己的觀點,我還是會有點無奈,畢竟音樂創作與表演是我從事了很多年的老本行,怎樣搞好一場演出,其實我比所有人都清楚該留意的環節。在這個活動上,我感到很可惜的是有很多冤枉錢都是白花的,而且從表演當天的現場看來,我絕對可以用更省時省力也省錢的方式,將活動策劃成功。

不過無奈的就是這樣,不在其位,所以不謀其政。我雖然可以輕鬆勝任自己的部份,但對於那些我認為不妥的部份,也只好慨然接受。只能希望,如果以後還有音樂演出活動,希望策劃工作可以讓我參與其中,至少,我真的知道怎樣做會是最好的安排,而不是等演出結束後,終於回到家裡時,寫這樣一篇不像檢討報告的檢討文章,完全於事無補。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那些年秋暮光景有殘紅清清,短草間藏了不說的憂鬱,是對海風的怨悵之辭,
他們擔憂,來年的春曉之際,女孩裙襬又飄過時,怕不認得他們了。
而淡綠色如拇指一節那巧石則孤零零睡去,絲毫不曉浪花的扣問。
他又問說:好嗎,我們去旅行?

遙遠山頭邊泛起青紫成片時,羊奶咖啡正香。
苜蓿芽寂寞地獨自歌唱,羊蹄聲淹沒漁村,誰家炊煙就冉起。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這是為了紀念一位已經離開的、我們最要好的朋友而唱。

她很愛笑,高談闊論,最適合拿在手上的是麥克風跟啤酒瓶,經常對我說的開場白是:「老人家,我跟你說……」,或者「幹你娘的老人家,你……」;而我沒聽過有誰比她更能唱好戴愛玲那首「對的人」。
或者我怎麼也無法忘記,曾有一次,她乖乖地坐在包廂裡,完全不搶麥克風,只為了聽我連唱二十幾首劉德華,以及那一次我們在干城車站旁的路邊蹲著喝啤酒、我們在南二高的關廟休息站瞎拍傍晚的路燈、我們漫無目的地開著車從彰化走山路去南投,或者那一年我醉倒在新竹火車站前,而她大老遠從台中搭火車來找我,見了十分鐘的面又趕回去上課,只是為了送來一瓶讓我漱口醒酒的礦泉水。

後來她在一場車禍中過世,在跨年的前一天夜裡。吳子雲隔天打電話來告知這消息時,我正準備五分鐘後要為舉店歡騰的跨年派對而上台演唱。
這事是吳子雲提的,殯儀館致意後,他忽然問大家想不想去唱歌。這位缺席的主角有一副好歌喉,她在分別擔任吳子雲、敷米漿以及我的副板主期間,都曾跟這些板主們一起去唱過歌,而我們恰恰也都剛好認識。只是何其可惜,偏偏她就不曾把大家都找齊,四、五個人一起去唱那麼一下子。所以吳子雲說,這是她永遠不能完成的心願,而我們卻有完成它的必要。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http://www.kingstone.com.tw/event/1109_a161/161.asp?lid=book-index-big-bn&actid=bookindex

在金石堂網路書店唷!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真是精彩的一年,雖然還剩下一個多月,但我真的這樣認為。
上半年結束前,離開大里,回到人生的原點,只是世界轉了一圈,感慨殊深。我不能用我想得到的各種辦法來抵抗那些無法抵抗的壓力,只好倉皇逃回老家,但反而在這裡寫出我好喜歡的《想想》,而意外的是它竟然還在商周以外的出版社要出版。
下半年結束前,爺爺終於過世,我在他頭七法事的靈堂前大鬧一場,在左前臂上深深劃下一刀,血濺滿地時,我讓那些人知道,從今以後,不准再有一句蜚短流長傳進我耳裡,否則,他們會用更多的血來印證有債就有還的道理,我已經用這些償還了我一家四口可能有的過非,而罹患腦殘疾病的他們則必須體認到,在錯以為我會捱打不還手的時候,會驚覺我才是那個最難惹的。

十幾天的靜養,外傷幾乎已經痊癒,終於拆線。不過傷及韌帶,接下來還有漫長的復健。我對自己竟然還能在這裡一字一字地敲打鍵盤,感到萬分訝異與慶幸。而與此同時,也有滿滿的感傷。當年洛心說,人活著就註定是孤單的,現在我同意。

那是一種很難言喻的心情。當你受到委曲時,你長久以來始終都相信,那些個能夠保護你的人全都畏首畏尾,最後逼得你只好動刀動槍,不但要捍衛自己的尊嚴,還要替所有人扛下歷史的恩怨包袱;當你身負重傷,又幾乎流落街頭時,最該出現的人卻沒出現,只有幾句輕描淡寫的安慰聊備一格,那些完全抬不起手,生活極度艱困的日子裡,其實最難過也最痛的,並不是手上的傷,而是心。
我當然知道一切都會過去的,不管有多少苦難或折磨,但我懷疑的是,當你又一次咬著牙,甚至賭上一隻手的存廢,把這些都熬過去後,這顆心真的還會是完整的嗎?這世上又還會剩下多少真正可以相信的?我就這樣慢慢地了解,原來孤臣孽子這這麼一種滋味,原來當你閉上眼睛,儘管世界紛雜依舊,但自己的呼吸聲卻如此清晰,清晰到讓你發現,真的只剩你自己一個人時,那是一種什麼滋味。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http://eventpage.popo.tw/95_hiyawu-bbx/sub.html


就這一場。錯過了,你可能再也看不到這樣的搭檔組合同台演出。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