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六月的最後一天了,真可怕。
依舊充滿了好多不順利的事情,讓人沮喪不已。但我覺得打擊最大的當然還是工作上的狀況。雖然換個角度想,那意味著我可以更自由地去尋找適合的合作對象,也讓自己有更多元的寫作空間,但終究還是很難釋懷;而儘管多年來也看得很開了,可是也難免抱怨幾句,這麼保守而八股的風格要怎麼培養新的作者?怎麼讓作者的寫作力量繼續發揮下去?我看商周,真的看得很無奈。
不想去問同公司的其他編輯或人員了,因為那跟自己的觀念不相符。既然長期以來都是「同一窗口」,我想我也犯不著因為這些小事去勞駕其他人。而既然窗口有其作業流程與審核條件,那去問別人的結果也未必就會好到哪裡去。更重點是,我偏激地認為這樣就等於在求人,而我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感覺。所以一篇稿子可以很多方面地投稿,我願意慢慢等,等時間來證明這個商品會是有經濟價值的商品。

然後「神曲」先停著,一個有趣的好玩故事不應該潦草地被寫完。所以我得先看完所有找得到的資料,然後再慢慢寫完。給自己的時間是半年,這半年裡真的不想分心,又臨時跑去寫些什麼,我只想好好地完成這個自己早該寫好的故事,雖然,另外兩個原本準備好、應該要配合「檔期」的故事可能都糟糕了。

好想去澎湖、好想去花蓮,好想去大陸或泰國,也好想去日本。哪裡都很想。不過一切都得等,等拿到版稅,清償債務後再說。那可能是今年底,可能是明年初,也可能還得更久以後。不過我相信總會去得成的,只要活得夠久。人的壽命長短原來有兩種計算方式,一種是生理的壽命,但植物人活了一百二十歲也是枉然;另一種是人累積自己人生經歷的速率,若以這來看的話,那我可真他媽的長壽了,因為每個故事的主角,他們的人生我可都得活一遍。所以最近白頭髮變得更多了。很想一口氣全都剪短了,也許會清靜一點。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那女子忽爾便寫了詩,道是前世乎?又或者今生云云何。
我則想起菩提樹下月光浸濕了郵戳的夜晚,連紙張都寂寞起來。
這一天/空靈著,像風聲如歌。

人於春來秋去間所走過的足跡哪,怎麼著,是淪陷的青春所砌葬的石巖,
而後來的詩人說,情詩不必多,夠用就好。
怎麼就不寫了?
我追悼的非是半晌貪歡的豪華消受,只在青茶半盞之際/零落著白露時,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話說今年就這樣把應該給那兩個很重要的人的一句「生日快樂」都給錯過了。算了,明年補應該可以吧?
前陣子嚴重失眠後,作息大亂,接下來的環島演講,本來應該可以是散心放鬆的旅程,叵料自己「ㄏㄧㄠˊ ㄎㄚ ㄘㄥ」,硬是安插了一場台南敏惠醫專的座談,結果九點從台南出發,趕抵花蓮時都已經大半夜了,真正睡著的時間不過十五分鐘,最後只好在四維高中演講前的一個小時小憩車上,才勉強有精神講完第二天的內容。

然後,我果然認識咖啡因,只是誰也想不起來那一面之緣究竟何處。城邦的這記者會還挺有趣,獎金不錯,好想參加。但想到它限制主題在愛情就讓我懊惱不已。真沒其他好寫了嗎?唉。

三天旅程回來就感冒了,喉嚨裡老卡著痰,不過依舊抖擻精神去參加婚禮。這種純粹台式的婚禮雖然少了基督教的神聖莊嚴氣息,但是人味卻濃了不少。重點是總算彌補了今年農曆年沒和兄弟們一起喝茶的缺憾。
不過那種感覺是複雜的,一來喜於蕭嘉浩終於結婚了,二來喜於與大家相聚,但喜宴中乍聞貓姊罹癌,錯愕不已,但願開刀後可以很快復原,她是個好人哪。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五月的最後一天忘記跟丫頭說生日快樂,真尷尬。而距離上一篇手記,隔了十來天,好久。這十幾天裡瘋狂地寫稿子,每天都一萬字上下,很順利完成「想想」,但問題才剛開始。加上漏算的那一個,這故事裡死了九個人,還不包括被切斷左手的那個反派;中後半段有床戲,連「終於在她體內射精後,還沒將陰莖抽出前,趴伏在她的身上,就在想想的耳邊說了一句話……」這樣的內容都有。但我還是認為,就跟電影「色戒」裡的床戲不能刪一樣,那是導演有意加重的,具有兩性間拉扯或彼此索求的潛藏意義,絕不是賣弄情色腥羶而已;況且,赤裸裸而血淋淋的真實滋味本來就是我想寫的東西,這種滋味不該因為它非得屬於網路小說的類別,而受到被過度保護或關注,《三國演義》裡雖然不寫床戲,但斷頭攔腰之類的描寫也很直接;《水滸傳》則直接告訴你,把人的腸肚剖開會看見什麼畫面。這才是小說的美好之處,死人都不用負責的。而我認為,它們都不該被妄加刪除。
不過寫這篇故事時的出奇順利,還是讓我自己有點意外,那感覺確實很像回到大學三年級的暑假,卯起來就不管一切地瘋狂寫作,酣暢淋漓,尤其當習慣第三人稱之後,人物的掌握與運用就更加靈活與便利。現在開始修改「寂寞金魚的1976」,其實我就很想直接把它全改成第三人稱算了,只是這麼一來未免太麻煩,等於重寫。

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則新聞,有老師將學生的營養午餐所「剩餘」的給打包,要裝回去給一個住附近的拾荒老人,這件事引發了學生與家長的反感。我在臉書上這樣寫:「你那麼有愛心的話,可以每天下班後去買個便當給那位拾荒老人,用你比較何合理的方式去幫助他,因為你是個有愛心的人;至於學校的營養午餐,不如還是先讓學生都吃到飽,有剩下的再說吧?因為除了有愛心之外,同時你也得尊重自己是個老師的這身份。
但如果我是家長,我會很偏激地跟你說:幹,拾荒老人是人,我小孩不是人?拾荒老人不能餓肚子,我小孩就可以餓肚子?不然那個便當我幫你出錢算了,你要發揮愛心可以找一百萬種方式,不必用這一招。」

然後打開奇摩信箱,有人用即時通傳了類似小時候那種恐怖信的內容給我,而我則回覆:「幹你娘,你如果要蠢到讓自己電腦中毒去發這種恐怖信的話,那就滾一邊去,不要來煩我。而如果你不是電腦中毒,卻蠢得相信這種東西,還轉發來給我的話,那我覺得你不如直接去死了算了。」
臉書上的朋友說這個一認真就算輸了,我倒不這麼想,還由衷地希望這個信箱中毒的笨蛋看到我的回覆。不過話又說回來,搞不好我自己也有中毒,也發過這樣的信息給別人?那就糗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