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ttp://bbxtw.pixnet.net/album/set/15789859
就在這個部落格裡面囉!分享給大家,也歡迎各位給我意見。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晚上聽到楊乃文的「應該」,深有感觸。這首歌原來那麼久了?都快十年了?快十年前,當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時才剛退伍,怎麼一轉眼真的十年過去了?
然後便想起來,那年我剛踏進這個圈圈時所認識的一些人,以及那年我們這些人曾經有過的一些夢。其實都還歷歷在目,那年在寒舍的二樓,我們給網路文學館取了個名字;那年,環島回程在新竹,我看到連線板上滿滿的回應;那年,一掛人去銀櫃唱歌,聊的都是文學,還跟那個誰誰誰在台中公園,大太陽下的痛快喝起啤酒,說我們以後將如何如何。

後來分道揚鑣了,因為太多原因。我不免要暗自感慨,還真印了多年前高職時田敏忠老師說過的話,他說文人無行,但偏又任性。我猜就是這個骨子裡的基因使然,才讓大家最後鳥獸散了。
不過當然在多年後去回味時都還會覺得那是有趣的,當你開始學會用詼諧與客觀的角度去看待一切時,那些恩怨就不值得再放心上了。只是不免也要好笑,原來「塚中笑爾書生氣」的心情原來是這樣哪?

凌晨一點五十分,放著要整理的照片還沒動手,已經打開了修圖軟體,可是卻遲遲未動,因為我一直在想,在我聽著楊乃文唱那首「應該」的年代裡,那些人後來都到哪裡去了呢?
那些批判我的文字毫無價值的純文學後繼者呀,你後來寫了什麼?我可是真的把《家書》寫完了唷!那些一年給自己訂十幾份寫作計畫的人哪,你後來出版了幾本書呢?我沒有特意要怎麼寫,但我真的很不小心就寫了快十年也超過二十本書了唷!那你們呢?那其他人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楊乃文唱著應該那悠揚的曲調時還有浮雲緩緩飄移過蔚藍的天哪!
應該是怕了寂寞,應該是想了太多;應該愛著你緊緊握你的手。
太美的都是逝去的,而太遠的都是不來的,怎麼重來?
只好又等夜深時聽唱應該緊緊抱著你不讓你走。

那酷熱的街頭就走過去了年輕時張狂夢想還扛在肩上的自己,長髮飄揚。
太多的應該與不應該如凌亂錯置的碑石斜倚如林,
那年唱這歌的女子而今去了哪裡,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本來說好這星期要開始寫新稿子的,但結果今天都週四了,隻字未動,明天要回埔里一趟,也不可能寫。不如期待下個星期吧?或許是因為計畫要以第三人稱,有點不適應,所以本能地在逃避自己?
當然光碟機裝好了是原因之一,終於可以玩三國志十一代的威力加強版,隔了好久沒玩,非得複習一下不可,否則這大半年來看了好幾遍的《三國演義》,自己不角色扮演一下實在難解癮頭。

最近對王者之劍興致缺缺,一來等級難練,二來不太喜歡一群小鬼搶著主打的亂七八糟場面。既然這樣,那愛打就你們去打吧,我掛著練功算了。

把游小美那邊的《家書》拿回來,於是又多了五十本要賣,但我覺得接下來可能會滯銷好一陣子。不過無妨,幾十年總會賣得掉的。這書沒有時間限制或營業收益,做功德的事情不必那麼積極沒關係。唱片也是,就慢慢賣吧,不然也不知道庫存著那一些剩下的要幹嘛。

剛看到新聞,撞球名將吳珈慶轉籍中國大陸,為的只是一個能繼續發光發熱的舞台。國籍跟舞台的拔河,我不覺得這位選手放棄國籍有什麼不對,他為了自己夢想而活著,而在放棄國籍之前,他也已經為這個只會在口號上喊著「重視體育、栽培選手」的國家付出過不少心血,現在他受夠了,選擇換一個地方,站上舞台發光發熱,那也很合情合理。希望他繼續表現出好的成績,我其實一點都不在乎他是哪一國人。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修完「寂寞金魚」後,馬不停蹄又接著「日光旋律」的二修,早點忙完這些,早點進入下一個故事。打算稍微做點改變,用第三人稱來寫「想想」,透過她的眼睛去看待故事裡的一切。如此一來,就必須讓她更進入故事的每個細微之處,雖然不可能完全,但盡量。
跑了一趟台北,看了西門町。真糟糕的我老了,沒有逛街的興致,注意力始終都在路人、街景上頭。我很不能理解那些年輕人的穿著邏輯,好怪。不過這些卻都是小說需要的東西。看來可能找時間還要再去幾趟,因為實在很匪夷所思。

昨晚喝完啤酒後就頭痛,而且睡到半夜連心臟都不舒服,呼吸時陣陣的痛感襲來。很怪,以前少有這種情形,會不會因為最近常熬夜而太累的關係?連牙齦都有點腫痛。所以看來還是早睡吧。反正很悶熱,不如沖涼了就躺著。

好幾天沒寫手記。好像很多事想寫,但偏偏卻又想不起來。大抵上這十天時間都在修稿,沒日沒夜。不過修得很快樂,尤其是「日光旋律」。連修稿時都享受著沉浸於故事中的樂趣。只是修完會很累,因為不知不覺就熬夜了。
臉書上面無聊的內容太多了,忍不住懷疑,到底那些愚蠢的文章或心理測驗為何會有人想玩?其實很受不了那些腦殘的內容,而且還貼在我的臉書塗鴉牆上。只好努力刪,但我更想刪那些算不上是好友的好友。上千人了,我認識的不到幾十個。這年頭,唉。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商品一:「穹風樂團」2010年出版的紀念專輯《曙光》,售價350元,含運費。
商品二:《家書》,售價260元,含運費。

這兩樣商品目前都還有現貨,但同樣所剩無多。有意購買者都可以繼續下單,步驟與之前一樣。
匯款至合作金庫006,帳號1139-765-254649,如採用臨櫃匯款的方式,需要戶名,則煩請再以信件告訴我,我會另外提供。
匯款完成後,請以信件告訴我收件人大名、郵遞區號及地址,還有聯絡電話。我將盡快寄出貨品。
連絡信箱:bbx_tw@yahoo.com.tw
感謝各位支持。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3) 人氣()

  • Apr 08 Fri 2011 04:29
  • 天堂

那裡有暖暖的風,薄暮中微霧輕攏,就帶來潺水流動聲音,
矮樹蒼翠,然後歌聲片段。
好遠的山,好遠的雲,沒有人說話,就我躺下的綠草在耳邊呢喃:
「這兒你什麼都別想,聽,聽雀鳥正喜悅。」
於是沉沉睡了,很甜地睡著,夢中不再有夢。

從此揭下了霓虹大千裡才戴上的面具,也掙脫束縛腕上的枷扣,
沒有翅膀的人無須飛翔,倒是海浪一波波聲響中有母親懷抱般的清爽。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人氣()

我猜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一些看似莊嚴但卻荒謬不堪的宗教畫面,比如十來年前,外公還在世時,老來後賣田鬻地,將一大筆錢整建二樓,弄了個好大又華麗的「道場」,供奉什麼這不清楚,但大約就是佛祖或菩薩,而且幾乎都是畫作,他與一干親族或所謂的「道親」,頗為虔誠地逢期必拜,動輒百叩、千叩,甚至萬叩。結果神靈沒有降幅,這幢籃城社區最老的二樓建築,當年八七水災後築起,堪稱社區地標的房舍終究毀於九二一大地震,外公的喪事只能在簡易搭起的棚架下辦理,過程中他的子女們互相計較刻剝,差點連抬棺人手的錢都湊不出來,而他的死因則是農夫退休後,身體缺少勞動而導致消頹快速,糖尿病纏身。那漫長過程中,我一點都看不出來神靈何在。

又比如說,我的母親在人性黑暗面上為子女、家人詬病數十年,老來加入慈濟功德會,自以為修身積德,戮力行善,在會中職等因此扶搖直上,通過重重測驗門檻後,終於領到那一襲號稱「藍天白雲」的制服,但她卻在我奶奶將及過世時口出穢言,侮蔑一個臨終的老太太;平常口聲於萬物皆應大愛,遇事時則又變成親疏有別的態度;也一度萌生改名念頭,要把她父親留給她的名字給扔一邊去。這人徹底地讓我見識到宗教的荒謬之處,太多太多。

我其實不算無神論者,上教會、唱聖歌,禱告,也會在祖宗牌位前焚香祝禱、燒化紙錢。這些之於我並不衝突,基督教一直給我一種心靈安頓的指引,上帝似乎從來不曾要求過我什麼,上帝的子民如教會人士也沒告訴我非得怎麼做不可,甚至牧師還說,如果在引起家族衝突糾紛跟堅持個人宗教信仰之間做擇,他說你可以拿香,沒關係。
對我而言,拿香是一種溝通動作,因為這些需要拿香才能溝通的對象生前都不是基督徒,而我現在有與他們聯絡的必要,所以只好拿起香來。但我不祈求,因為我知道這些已經死去的人其實無法幫助我什麼,他們如果有法力,就應該先保佑自己長生不死。
我也不向上帝或耶穌做過分的求取,因為比起等待上帝眷顧,我認為自己還是得努力跨出每一步。所有的榮耀都歸於上帝,是因為人不該自大居功,不該把自己神格化。這是我喜歡基督教的原因,但排斥也不是沒有,比如我就非常討厭每次去教會,禮拜開始前都得跟著前面帶歌的人在那裡唱歌比劃,我是來教會禮敬上帝,不是來救國團玩帶動唱,那種感覺總讓我覺得很蠢。是的,即使再歡樂,但我都覺得蠢,我只想安靜地感受上帝予我的溫暖呀。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早上去掃墓,詫異於祖墳旁邊居然在整地,眼見得高樓大廈如飯店正在大興土木,不禁感嘆,這怎會是百年前先人擇地時所能預料的後果?更甚者,數十年前,或十數年前,我們誰又想像得到,這一片青蒼黛雅之間,有朝一日竟爾會有如此變化?真讓人感慨不已。
遇到智叔他兄弟的老婆,按輩分要叫她嬸婆,是今天諸人當中輩分最為尊者。很健談,很爽朗幽默,步履輕健,而且非常重視儀表,一大早上山去,她衣著講究,臉上施了脂粉。很高興能見到她,也在想,要是前兩年更早一點認識,或許《家書》還會有更多更豐富的口述歷史資料可以採訪。

當然不是所有去掃墓的親戚都認識,事實上我叫得出稱謂的恐怕也不到十個人。親族當中想來不乏當年曾與心高氣傲的爺爺交惡過的人,比如伯公與他的後代子孫,不過那畢竟都過去了,有些人已然入土,有些人垂垂老矣。我說這片祖墳基本上已經額滿,幾世以降的這些後輩,大家誰也沒資格再搬進去同居了,那可都是開枝散葉後蓬勃一族的祖先哪,誰敢進去跟他們側身一起呢?所以我們還是燒一燒,哪邊涼快哪邊去就好了吧?

昨晚果然又睡不著,作息太亂了。看完既晴的《感應》、四月號的《男人幫》,最後索性拿《功夫旋風兒》看了幾本,我最喜歡的是全國空手道大賽的後半段,尤其四強決戰的時候,拋棄規則,讓格鬥回到格鬥應有的血腥原點。在我觀念裡確實認同這個看法,現代的格鬥其實已經是運動了,運動才有規則,也才需要規則,但是格鬥是生死交關的事,那當下還有何規則可言?就是運用自己所學的戰鬥技巧去拼殺,讓對方躺下,這樣就對了。
後來關燈,躺很久後依舊難以成眠,於是只好又開書櫃,讀完《旅人之木》,老實說我不是很能完全領會這本書要表達的意義,但隱約間的感覺還是有的,尤其是追隨者、觀察者與被追隨、觀察者之間的心理拉扯,那是很有趣的。
所以原本排定的書單就亂了,因為順手就從埔里的書櫃裡帶了些書回來。這些擱了太久,以前覺得遲早會看而忍不住就扛回來的書果然慢慢被閱讀,我想書本們也是會高興的。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玩了一天一夜的遊戲,這當然是在逃避。有很多現實裡無能為力的狀況,只能把決定交給別人。既然這樣,為了不多想,當然就一股勁往遊戲裡栽,結果今天創新紀錄,拿到244張經驗值卡片,代價是手很痠。

有點感冒症狀,但應該還好。四號要回水蛙窟掃墓,不曉得今年有多少親戚,很少會有一大群親戚都遇到的場合,偶而是該去露露臉。
回來再想小說吧?如果不先跑一趟西門町,故事的感覺很難掌握,不想太貿然就先開始寫,免得之後又給自己找麻煩。西門町有個在小飾品店打工的女孩,她叫做「想想」。故事就是這樣子開始的。要寫輕一點,很輕的那種。

昨天寫「昱嶺關」,這是《水滸傳》裡一個重要的關口,梁山軍受昭安後,奉命征討北方的大遼與江南的方臘叛軍,其中最大的會戰發生於杭州,杭州之戰折損的最重要將領是浪裡白跳張順。攻破杭州城後,宋軍分兵數路,其中兩支主力分別由宋江與盧俊義率領,進攻方臘位在歙州的巢穴。盧俊義的部隊在途中就有經過昱嶺關,並且發生激戰。
雖然這只是虛構的故事,但描述相當精采,至少看到一向威風八面的梁山好漢被砍瓜切菜般地宰殺,就覺得相當過癮。農曆年去大陸,已經有高速公路貫通這一片群山,沿途都還有積雪未消。途中意外發現會經過昱嶺關,內心激動不已,本來要去黃山的興致霎時全都被這三個字的路牌所吸引,腦海中泛生的就是千年前這群山阻隔的險道中有關隘牢固,旌旗遍豎,戰鼓擂動聲中,兩軍在險惡的山道中遭遇,彼此激烈廝殺。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那順水而去的浮葉呢,潺潺中如失落昨夜枕邊的魂夢矣,多少花事。
擺佈得千里遠的煙塵一共相思,染半天橙紅,都納在葫蘆裡醉了又醒又醉。
空林裡哪,好音依舊,祠堂靜默,愁人唱著詩歌也就去了,
卻留滿地的枯葉正愁。

是以青山外蒼松矯矯那段傳說咱們也便筆記了下,箏弦勾捻間,悵悵著,
說是凝妝不語,看平湖秋月,履斷橋殘雪,聽南屏晚鐘。
但柳眉如黛轉眼也鬢如霜,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