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好多個二的日期裡辦了烤肉,這次不在月光,因為月光已經走入歷史了,所以改在大里這邊。很高興,故人知交幾乎都來,大夥其實並不真的為了烤肉,至少這些人害我剩下一大鍋。只是覺得很想跟他們聊聊。當初散夥時走得倉卒,都忙活著收拾家當,也沒能好好話別,今天一聚,就說說當年,說說現在,也談談未來。

人生有太多的無奈,尤其當一場宴會終將盡席時。那些好與不好的過往前塵都是每個人共同的回憶,就拿來笑談一番,在烤肉煙燻跟酒酣耳熱中,把來複習複習,聊完後,就像散場後整理環境時那般,又全都收了起來,因為這一別,每個人接著又要走往自己未知的前方,誰知道下一回這樣一群人歡聚一起會是又多久以後?
所以我是很開心的,看到這麼多朋友不遠而來,無論當初我們相識時間是長或短,今天能跟大家聚一起就足顯盛情了。謝謝你們來,希望大家都有吃飽喝足。

小說停著還沒繼續寫,只寫完前三集,劇情正要慢慢開展,前面幾乎都是環境背景的交代敘述,接下來就進入故事內容。好像我寫的故事都這樣,整個就很慢熱。但也沒辦法,總不能讓人物天馬行空就開始有活動,而且第三集就交代完背景,我覺得好像也很快了才是。很多人都說《大度山之戀》最好看,但我一直認為那是出版過的書當中,故事描述手法最糟糕的一本,唉。

接下來是好忙的一週,週一還無事可以寫稿,但晚上要幫老姊買東西;週二去新竹保養車,兩萬公里早超過了;週三回埔里去搜集飯店資料;週四拿《家書》給朋友;週五上台北簽那些簽名板,然後週六回埔里。忙一點好,能忙都是好事,我這麼想。資料蒐集齊全後,故事就會很快生出來,而且開車開得多,劇情就會寫得多。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就莫約是殘冬還涼那時節裡興起一陣不過撩動額前髮絲的微風,妳正笑著。
隔著米黃色窗帘看外頭午後陽光,不自覺便想起來的畫面。同時趙傳輕唱略點悲傷的慢歌,噫然地,教人嘆息著。

是不離開太久卻也已經離開太久,是偶而回頭卻也望不見來時路的回頭,
我喝著二月下旬的可樂,任由香煙裊繞出妳的輪廓如昨。
這麼著飄飄蕩蕩,飄飄蕩蕩呵,故事濃縮成櫥櫃裡的玻璃鞋,能珍藏能緬懷能在鬢角白去時伴著濁酒盡餘歡。那遠遠處,夕陽就過了山外山。

我忽地想起六和塔前濤聲涑涑時還有老松不凋,那像極了沉睡的記憶如此舒緩恬靜,也像極了女孩單眼皮平凡卻笑靨依宛。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老弟,不是我要吐槽你,但我說真的:

首先呢,你還不夠了解什麼叫做「做生意」,那是只有當老闆的人自己才看得見的辛苦,在別人看不到的時間裡,你努力建立一套秩序與標準,讓後人或員工跟隨,也讓客戶滿意。而且這個要認命踏實去做,一點都不能鬆懈,因為那是基本功。所以,當全世界都看到你在爽的時候,其實是你已經不眠不休了太久,才終於可以得到的成果,你已經準備好一切,然後大家就可以享受這一切,而你賺到銀子。
事必躬親會很累,但事必躬親的效果會很好,你也很熟諸葛亮不是?但他是累死,你是不做而讓自己等死。

其次,很多現有的東西可以不用變,只需要做細部的調整就好,你如果能夠掌握好每一次賺錢的契機,用心也積極去準備,好好發揮現有的,就能賺進更多的;未必需要把舊的一切全都屏除,因為你屏除舊的,新的也不見得會更好。而你沒把握好原本該把握的,白白錯過了所有機會,當然最後就只好走投無路;
王安石一朝變法而開罪天下,不是不能變,而是要循序漸進,而且不能完全拋棄舊有的,舊的,未必不好,否則老早自然淘汰了。不懂這一點而貿然措施的結果是什麼?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匆匆一趟台北,辦了些事。拿回去年《那年我心中最美的旋律》的簽書會掛報,好大一張,帶回家作紀念。這種東西對當事人自有其收藏價值,儘管活動結束後誠然它其實就是不具回收價值的垃圾而已。
然後拿了《家書》給甘霖,很高興偌大一個商周出版社終於有人願意用閱讀的角度要看這本書,所以就不賣了,用換的,她出錢請吃飯跟咖啡,我送一本書。

下午去了時報,見了瓊如,比我想像中的年輕許多。相談甚佳,至少在經營理念上大家可以合得來。我一直在想,如果還是九年前的那個我,大概今天不管哪個編輯跟我說什麼,我都只會點頭而欣然接受;但現在我會知道自己想追逐的目標是什麼,即使不能免俗地要去兼顧到市場需求,但至少可以相當程度地跳脫原本的框架,在題材與表現手法上都做革新,也在行銷包裝的環節上講究斟酌,今時今日,真的已經萬難再滿足於文字能出版就好的標準。

沒有太具體的內容,但初步計畫中,可以先寫幾本比較具有都會色彩的愛情故事,這一回就不再小兒小女了,全都用女性當第一人稱,我想寫出很日劇的感覺,那種快節奏但又深刻動人的故事。當然,瓊如也不希望一個故事除了愛情之外,其他的就付之闕如,這也是我的堅持之一,很高興她如此認同。而且比較起其他最近所接觸的出版社,確實她們給予我很大的自由度與參予權限,也展現出很足夠的誠意與尊重。
心裡是很雀躍的,一來讓最近懸宕的大石暫時落地,如果在各方面的想法上都能共通,也能有討論空間,那當然我很樂意在時報嘗試看看,只是可能原本的路線就沒一年三本的產量而已;二來,從識得幾個字開始就知道這個歷史悠久的出版體系,多少年來,看了無數本這出版社出版的書籍,如今終於能夠以一個作者的身分走進去,甚至側身其中,也出版幾本書,那是多麼令人欣慰與滿足的體驗。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那便就此啟程了,夕暮正昏黃時,煙塵漫漫地,要哼著旋律起行。
最美的月光因此收納於記憶深處,從此天涯海角去。
我說:朋友,辭別昨日的喧囂霓虹,才見得天青萬里。
都是不忘的,只是掩沒了殘存一點惆悵,就不說,咱們看新風景去。

把好夢藏在口袋裡,帶著走。
等天邊盡頭走了一遭回來,才好將來下酒。
彼時,我們聊當年,又巡一盞青春的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平心而論,我不認為自己是個貪圖利益,或者刻薄市儈的人,至少,我對所謂的「自己人」,雖然嚴苛,但卻從來都很大方。不過現在我不由得要想,或許這種心態未免鄉愿。原來,你把好心掏出來,對方未必見得領受得到,更甚者,對方有其自己的考量,而你的好心則成為一道對方遂行目的的方便之門。

開始跟其他出版社接觸。儘管這手記有很多人會看到,似乎不宜提及,但問題是手記是寫給我的,也是一種自我對話,所以若這裡不能寫,那還有哪裡能寫?我是這麼看待的:並非將這拿來做為與原出版社的交涉籌碼,我確實看到了目前這條路再走下去的結局。網路小說的市場萎縮至此,已經不是出版社是否薄待我的問題了,而事實上商周也一直對我很照顧,至少在網路小說的區塊裡,所有藤井樹所擁有的機會,穹風一樣擁有了,這很公平,而且非常寬大,對這一點,我永遠感激在心,不論以後會變怎樣,這一點始終如一。

但藤井樹所不需要的,穹風未必就不要,對吧?我沒有偌大知名度,沒有拍電影的本事跟興趣,我只會寫東西跟玩音樂,所以這輩子注定了只能在這兩個領域裡討生活。如果這兩者可以合一,那該多好?但這一點,商周不能幫我做到,當然我知道要求這個也不合理。可是就純粹以寫作而言,我能不能有更多的機會去嘗試更多不同的發展?或者說,在網路小說已經逐漸式微的這當下,作者已經意識到應該轉型,或者考慮更多的創作元素與題材時,出版社是否願意配合?進而將一個原本只是網路小說圈圈裡的作者,慢慢帶著轉變而成為符合更多市場口味的作者?這一點我不相信規模如此的商周辦不到。延宕已久,至今仍然沒有動作的原因,我只會猜測,或許他們認為我的本事還不夠。這樣想,我會好過一點。

問題是,如果我做得到呢?或者說,只要獲得足夠的資源,我們一起合作,一定可以作得到呢?那為什麼還要顢頇鄉愿地守著已經萎縮到幾至覆亡的小領域,卻遲遲不敢往外邁步呢?我沒有這麼多空閑的生命可以浪費,也不認為自己繼續癡癡等待就能等到什麼。
這幾天問了幾家出版社,所幸得到的回覆都很正面,而且讓人鼓舞興奮。接下來,就是商談詳細的價碼酬勞,以及之後的包裝定位問題,只要條件適合,我非常樂意「跳槽」。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