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台灣後就對什麼都意興闌珊,真奇怪。大概是看到很廣大的世界,所以更覺得自己很渺小吧。而這樣一份工作,如果不是自己真的喜歡寫輕鬆的故事,又能給很多人有放鬆與愉快的閱讀樂趣,坦白講真的很膩,實在不想寫這些了,反正看到這一兩年的銷售數字跟活動的場面,也覺得真是不如歸去。沒有責怪或怨懟,我只是在思考是不是時候忽然就到了,這樣而已。

這幾天很忙《家書》,這標題終於可以打上書名號,感覺很爽。製書成本大約是一本一百九十五元,因為還要加上寄書的費用,所以如果有人要買,一本就賣兩百六十元整。只印兩百本而已,下星期開始統計。誠如每個親戚都問的,這本書寫我爺爺跟我爸的故事,為什麼讀者會要買?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但對我而言,這確實是三十幾年來,所有寫過的長短篇幅文字中最有意義的故事,也是我最樂意為之奔走的一篇東西,如果有朋友會喜歡,我也會覺得很榮幸。至於出版社怎麼看待,在商業與非商業之間考量,或者文學與不文學之間的斤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我願意花六萬多塊錢,做一本傳統印刷水準的自費出版,這是心願。但比較起來,「河流」無論如何就不可能這麼做,我不想這般為難我自己,要嘛永遠放在電腦硬碟裡,不然就是其他出版社願意讓我寫一系列,否則休想我自己去印它。

終於決定了三月的書名為《木樨之心》,真像園藝書哪,不過我自己很喜歡這樣素淡的感覺,雖然還不曉得編輯怎麼看,但能不改就別改了,再改,我可能也沒更好點子了。
所以先按著這方向去修稿,也把該補的補齊,順利的話三天就可以完成,那麼下星期開始就繼續《日光旋律》的修稿了。最近沒有寫新的東西,只在一堆已完成的文字裡不斷修訂,昨晚難得熬夜到天亮,十五度的書房差點凍死,還好終於完成六十幾個問題滿滿的《家書》。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