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為去過的國際機場免稅店打分數的話,寧波機場無疑是超級零分。那態度哪,只能說真慶幸她活在中國大陸,要是換做其他地方,這員工老早掃地出門囉。一邊鄙夷的同時,一邊回想,五天行程中,只有烏鎮的管理員與昨晚洗腳店裡可以讓人感受到服務業的態度而已。想起初來乍到那天,小王說歡迎國軍回來,我嘆氣,這種環境哪,我們除了觀光古蹟之外,是真的不想再回來。

還有一小時才登機,一切已就緒。時間真快哪,這一天。很悠哉看完六集龍馬傳後,也就要出發往機場了。而我那個該認真上班的老爸,居然中途溜回來宿舍好幾次,果然悠哉。但這也難怪,一木難支大廈,況且這大廈已經從根基裡徹底腐朽蠹蛀,早已回天乏術。非戰之罪哪,也只好這樣愛理不理,盡人事而聽天命了。

傍晚五點五十分,今天白日裡的霧氣所幸沒有影響航班,否則回到台灣更晚,開車會很累。按照天色看來,今晚大概又要下雪,可惜就看不到了。

這般來來去去的就是人生吧?飛過了這一次,又要飛下一次;飛過了這裡,下次就要飛那裡。但我終究不是習慣出國的人,所以很難適應。因此,下次我還是一樣飛寧波就好。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聽陳綺貞,在想什麼是我的旅行的意義?對一個不到四十歲卻實在找不出什麼人生志向的人而言,即使累積了錢財,或者以後清償了債務與貸款,卻也不因此而感到哪裡快樂,所以只好在有限的能力範圍裡,努力去看看這世界,走往不同的國度與城市,去滿足太多年空存於腦海中僅能想像但卻極酷渴望的真實畫面。我太想知道那江水怎麼流動,那落葉如何飄下。在走往人生其他的方向前,除此,別的我一想也不想。那大概就是我旅行的意義了。陳昇說:私奔,跟我自己。

最後一天的空閑,老爸請了假,真的直奔杭州,去了一趟西湖。百廿回本的《水滸傳》裡有太多江南風景;《說岳全傳》裡有無數的傳奇地點也在這裡。這些將及廿年前的閱讀記憶此刻躍然浮上。先不說跟日月潭也差不多的西湖,車過錢塘江橋,左轉先到六和塔,這座魯智深坐化後的長眠之處,武松也在此出家終老。清人續水滸說李俊等人故國重遊,回六和塔探望他,武松攤開衣服,小行者正在這位成了大功卻也斷臂歸隱後的打虎英雄搔癢,武松說張都監那干人還放他不過,但猛虎可就得避了他了。
我坐臥在六和塔牌樓前的石階上抽菸,一邊跟父親說這段故事。那份滿足與恬然的滋味比登塔遠眺江景遼闊更讓人欣喜萬分。我終於也來到這裡了,這象徵著自己漫長的閱讀生涯裡所汲取的文字正逐步影像化的意義,遠非純粹的觀光之可比。

而與在六和塔的感動相比,西湖竟爾也就不算什麼了,我跟蘇軾、蘇小小,乃至於白娘子都沒多大交情,倒是在岳王廟流連忘返,還我河山的壯懷激烈在腦海中流轉一遍,又跟父親說了一堆岳飛的故事後,差不多我也就忘記他剛剛在小飯館裡當著我的面就開始把起那個十來歲的安徽小姑娘的事了。

可惜西湖沒有殘雪,而遊人甚多,邊走邊拍,入鏡的都是青山遠黛,煙霧迷濛,這就是江南哪!從蘇堤晃到白堤,走到腰快斷了,這才上車前往雷峰塔。但那塔一來其實已是重建過的,並非當年原貌;二來票價每人竟要四十元人民幣,我當下搖頭。司機小王說既已至此,不上去未免可惜,我說誠然,但委實不願在共產國家裡還成為資本主義陷阱裡的魚肉。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梁祝公園居然閉園整修一整年,真是好得沒話說。果然共產國家就有這種魄力。
怎會如此走運呢?哭笑不得地拍張大門照片後,只好上車走人。煙雨濛濛中,細雪跟著紛飛。鎮海工業城的行道樹上都沾著灰。寧波大學就在這兒。本以為要走進去會很難,聽說大陸的大學不比台灣,進出都有管制,但看幾個徒步的學生都直接進出後,我跟著也神色自若地晃進去,果然校警完全沒有察覺。其實不是非得這個學校不可,我只想進來隨便看看而已,連照片都沒拍,就
體會一下。但感覺跟台灣的大學也差不多的。
往前更去不遠,甬江邊有安靜的小公園,坐觀江景,壯闊蒼茫,許多工業船隻不斷往返進出,疏濬的作業不斷,好大的海鷗掠空而過。像是龍眼會喜歡的地方。

至於城隍廟就可愛了,聊備一格的古裝人物塑像全身漆金,半點沒有城隍威嚴,倒像是財神一樣,還笑容可掬。商場雜亂老舊,東西品質參差不一,難逛。不過外頭有現場演奏小提琴的街頭藝人,我把口袋裡的六塊錢零錢都給他。男子身穿燕尾服,笑著點頭致意。他的琴藝確實不差。
天一廣場都是電腦與電子用品,我沒需要,但外頭的大廣場是約會的好地方,只可惜大陸人公德心欠缺,吐痰與亂丟垃圾的比比皆是,讓人看得嘆氣。或許與這些人完全不同的梅子才會讓龍眼動心吧?一邊走看,一邊拍照,滿腦子想的都是回來後還可以怎麼修稿,但完全沒在乎字數其實早就超過十五萬字了。
廣場上漫步時,雪花又飄,好美。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男人的房子真是亂到不行哪!我看得錯愕不已。原來我父親是個家族裡的特例,在一個很注重環境整潔的家族裡,原來還是會有這種沒出息的敗類。這五天我看哪裡也甭去了,乾脆留在宿舍裡幫他整頓算了。他說這是前任總經理的意思,你可以光棍一個,但非得搬到這大宿舍不可,那叫做身分地位。

問他這麼凌亂是為什麼,他說因為不會收拾。簡單扼要,實在是無懈可擊的一個好理由。幸虧每天都有清掃的阿姨會來倒垃圾,不然後果不堪設想。落地窗邊有蒜苗跟野生蔥的盆栽,沙發下有兩大盒的飼養蚯蚓,電視旁有小魚缸,連浴室裡也有養魚,他說之前浴缸裡本來也有,但實在造成洗澡很大的麻煩,所以就吃掉了。說到就吃掉了,還非常理所當然。

昨夜裡甫出機場就呵出滿口白煙,果然寧波雖然號稱沿海地帶,但卻非常大陸性氣候,完全籠罩在冷氣團的範圍之下。古林鎮上多川菜館,生意都奇佳,走好幾家全客滿,不知是否四川人多?小鎮挺熱鬧,就在寧波周邊而已。在機場看到身穿綠色制服的公安時大感新鮮,彷彿置身電影中。

所以後來就不睡客房了,決定改睡客廳,一來沙發舒服,二來客房的床上堆滿雜物,根本也無從收拾起,他說櫃子裡其實還藏著三年前從台灣買來的金莎巧克力,根本忘了吃,問我要不要,我說心領就好。
睡沙發是他先提的議,自告奮勇要幫我鋪床,結果十分鐘後我一看,竟然只是沙發隨便推近,枕頭、棉被恣意亂堆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元旦這天,我獨自開車到機場,辦好出境手續。一張下午三點五十五分的機票,聽著自己心裡的日光旋律,要去寧波。這個這城市的名字讓父親從小就有著莫名的好感,五十幾歲後因為工作,終於去到那裡。

有好多年沒有一個人出國了,居然忐忑。但這自由與隨性的感覺不就是我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去看這世界每一個想看的角落,那些人與那些風景。假以寫作之必要,賦予那些走呀走的旅程一個如此漂亮的理由叫做「勘景」,我去了那些國家後,現在要去中國寧波了。

所以我一直是羨慕父親的工作的,儘管多年來沒有什麼事業上的輝煌成就,然而足跡卻遍及亞洲諸國,眼睛看過了太多平常人一生都沒看過的風景。因此我也慶幸自己是他兒子,探親也是出遠門的好理由。

應該是有一點大中國主義的心態,才有那種究竟是出國或回國的差別,兩者矛盾的意義在機場櫃台前交錯轇轕,竟爾讓我在回答地勤人員詢問時出現短暫的恍然迷惘,那一時無以自明的幻惑之感,直到我通關之後,看到二航廈竟然又有了吸煙區的興奮之情昂然而生時才慢慢淡去。
不過無論怎樣,這塊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等輩曾踏過的土地,我怎麼也得回去瞧瞧的。不過這是戀土之情,一方面神遊渴慕之際,一方面我也得提醒自己,那可是個儘管膚色與語言都相同相近,但卻是個完全不同的國家。關於那塊土地上的人們是什麼德性,這已經耳聞太多,希望不會真的讓人太失望。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