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轉眼,居然十一月就最後一天了。這個月有些事情值得紀錄跟回憶,比如去了馬來西亞,也比如十一月十四日是我的初戀紀念日。雖然我每次炫耀完,下一句就是:「不過隔年的一月初就被分手了。」這樣一句悲慘的結論。
但總之這個月也就過去了,好快。

都說冬天是最讓人有感觸的季節,可是今年好像沒多少冬天的樣子。除了早上六點半起床時需要一件外套之外,其他的完全沒有改變。
昨晚看完〈父後七日〉,原文甚短,好到沒話說,思維方式與邏輯真的很特別,散文式的小說原來是這樣哪!心裡驚覺。那作者年紀還比我小,真厲害。不由得想起前幾天清水高中的採訪,他們也知道一中的張敦智,我就說像這樣的年輕人以後可千萬別來寫小說,不然我們這些文字工作者就要失業了。
很佩服劉梓潔的文筆,但卻不想也寫出這樣的故事,我只希望我老爸繼續抽菸把妹,他頭髮變少一點也沒關係。

然後就開始寫新故事了。一篇舊稿子寫寫停停,現在又擱在一旁,重新寫其他的東西。人真是一種善變的動物。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晨起,六點半就辦理退房。說來奇怪,住過的飯店、民宿不下百家,第一次住到有押金的。為什麼會需要押金呢?如果我完全不碰飯店房間裡那些需要另外付費的東西,也沒有破壞房間裡的任何事物,押金會全數退還;然而我辦退房時,他們也沒上去檢查呀。難道因為我是外國人的關係?真是不懂。

在麻坡的巴士站跟首領依依不捨地道別,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回到接近吉隆坡的地方。車上是我來馬來西亞這幾天裡第一次感覺到冷,車子冷氣不用錢是吧?居然開得這麼強。
ann已經在巴士站等候,由她帶路,轉上了接往機場的捷運。還是噓寒問暖,肚子會餓嗎?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說,哎呀,我們是旅行的人哪,走幾步路是小事情,而且這幾天吃的實在太多了,很難餓的。

最後一段路才真的有自由行的感覺,不過那其實也再簡單不過,轉上通往機場的捷運就沒有地陪相隨了,但不過半小時的車程,中間只經過兩站就抵達。那機場線的列車真是平穩得沒話說,雖然速度不算頂快,但舒適度卻不亞於日本新幹線,比起來,台灣的捷運還真是搖搖晃晃。我們國家的機場線以後會有這種水準嗎?設備的完整度不是光靠你停站時有幾種語言的廣播就能決定,能讓旅客或乘客感到自己是受到照顧的,會有很多種方向,可惜這是政客不太了解的地方。

連日來有錢也沒地方花的心情終於在機場免稅店裡得到紓解,不過說是這麼說,也只買了菸跟巧克力,我自己需要的東西很少,想多帶菸又帶不過去。沒開店之後,看到酒就興致缺缺,總不可能自己在家裡搞個吧台吧?飛機上無話,返台就連絡富邦,然後取車,然後上高速公路,然後回家。唯一的想法是:華航的座椅真難坐、飛機餐有夠難吃,怎麼感覺上以前搭泰航還舒服一點,雖然泰航的空姐年齡都可以當我奶奶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在意時間的時候,時間永遠都是過最快的。怎麼明天就要回台灣了?雖然開始拉肚子,但已經習慣了馬來西亞的食物,要回到那個不辣的國家,感覺有點茫然。

首領駕車果然不同凡響,除了一問三不知以外,最誇張的是一個她家附近的圓環,居然轉了三圈才轉到正確的方向,而且最後一次還差點撞車。馬來西亞的駕照是怎麼考的?怎麼會讓她拿到呢?
而她能去的地方也極其有限,除了盜版書店以外,也沒哪裡可去的。

早餐吃的是馬來人道地的食物,我很不解,馬來人的腸胃是什麼做的?七早八早就吃很辣的食物,他們不會不舒服嗎?這麼重口味的早餐要是我連吃一個月,大概已經胃潰瘍了。

我能夠認同馬來西亞這邊盜版書猖獗的原因,也能夠明白他們買盜版書的無奈,偌大一個國家,麻坡也不算是多小的地方,居然買不到一本我的書,其他作者的作品也屈指可數;台灣的網路小說一本大約兩百元上下,那邊可以賣到兩百八的台幣,有些甚至還要四百多塊錢,難怪很多人會甘願買一本只要台幣一百的盜版書,甚至,他們也只買得到盜版,多無奈。讀者覺得很委屈,我也只好苦笑搖頭。逛書店哪,作者都逛到這裡來了,請問書店老闆:你們有賣我的書嗎?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早上醒來,飯店六樓窗外正下著雨,心想不妙,來麻坡的第一天就下雨。沒想到這擔心卻多餘,等整裝完畢時,外面已經艷陽高照。接近赤道的國家就有這好處,跟泰國類似,滂沱一陣後就熱得半死。
飯店隔壁就是大賣場,那種台中「第一廣場」跟家樂福的混合體,東西是比吉隆坡便宜許多,但依舊沒有什麼想買的,倒是賣場裡的咖哩飯還不錯。
逛完一圈後又回飯店,享用文勇跟首領帶來的「鹽雞」,有些類似台灣的鹹水雞,不過多了當歸的味道,還是吃光光。在這裡,不辣的食物太難得,千萬別浪費。

從那隻「鹽雞」開始,麻坡的旅程就是吃、吃,跟吃。吃完雞肉,到大鐘樓去看看,沒有赴馬之前在網路上所見的繽紛燈光映襯,倒是多了河邊公園的優閒。但也還是吃,淋上醬汁的油條、鳳梨、黃瓜,還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什麼,以及一碗紅豆冰,差點沒撐死在麻坡河畔。

撘車閑晃,傍晚在清真寺等廳回教徒禱告時的「阿拉」聲響,但卻沒聽見,真怪;還去看了野生猴子,也看了潮間帶很大的海邊。整天幾乎都由文勇負責解說,真的慶幸有他在,否則以「無知就是幸福」的首領來帶路的話,那就真他娘的辛苦了,問她什麼,她永遠都只會說:「啊!我不知道!」真他娘的。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昨晚累翻,廿二日補寫。
早上去看雙子塔,是叫做雙子塔嗎?老實說我從來都沒有確定過,但一想到凱薩琳麗塔瓊斯跟史恩康納萊曾在這兒爬上爬下,就覺得非常有親切感。唉呀,終於看到電影場景了,一個是愈老愈帥的男演員,另一個是我認為最美麗的女演員,他們也到過這地方呢!就是這種感覺。除此之外,沒有了,裡面的東西就是百貨公司的東西,跟台灣差不多,既沒有購買慾,當然也就只有走馬看花。
倒是周總的細心,帶我們找到最適合拍照的地點,路邊停車,走到安全島上連拍好幾張,我猜過路人一定見怪不怪,對,就是這麼觀光客。既然是觀光客,當然就不能錯過肉骨茶,哎呀,真好吃。所有人都撐到停下筷子了,就剩我還在吃。

Samantha在下塌飯店的大廳等,約下午三點半。原本時間很充裕,喝完白咖啡後,一路馳回,但又在書展附近塞車塞好久。幫她從台灣帶了些書,都是自己認為比較值得一看的,包括張大春的《聆聽父親》跟朱少麟的《傷心咖啡店之歌》,這些書當年都曾讓我深有感覺,相信她也會喜歡。認識最久,在線上聊得最多的大馬朋友,也看過幾張網路上的照片。碰面後,她問我本人跟照片相較如何,我說的是「黑了點」,沒說的是「高了些」,不過一樣的是都很漂亮。很可惜時間不夠,她從居住地過來,單趟的車程要三個小時,她來回一趟的時間,都足夠我回到台灣了。結果我們在大廳裡只聊了不到十分鐘,接著就又採訪。殊為遺憾,天知道這麼匆匆一會,下次再碰面又是何時了呢?人的一生很難得遇到自己認可的朋友,我的個性不算好,能聊得來的人很多,但真正的朋友卻少。

採訪後根本沒力氣出去逛了,眼見得晚上就要離開吉隆坡,但我決定還是先小睡片刻。八點演講,說是演講,不如說是聊天,跟米漿的對談,跟讀者的對談,然後簽名。一切都跟在台灣差不多,但馬來西亞的讀者在現場所提的問題確實都很有深度,讓人小覷不得。我也覺得,馬來西亞我認識的華人朋友都比台灣他們同年齡的年輕人要來得有自己想法。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大失所望,好不容易找到一支當地啤酒,標籤平凡無奇,口味居然像極了舊款的台灣啤酒,害我非常無奈。不過喝完後,還是把瓶子帶回來了。
下午三點,好不容易從讓人迷路的機場裡走出來,周總已經等了太久。急急忙忙趕赴已經預定的綠野酒店,雖然在市郊區,但卻塞車塞得可怕的地方。酒店旁就有大型購物商場,以及書展場地,難怪交通大打結。行程很簡單,就是採訪、聚會,然後又採訪,這樣而已。
威廉很好玩,好玩的地方是他的語言,混雜了北京話、福建話、廣東話,還有英文跟馬來語,要聽懂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ann帶來了一位台灣的朋友,聊了些旅行與寫作。晚上跑去一個半山的地方看夜景,可遠眺吉隆坡的地標,那兩座雙峰建築,迷迷濛濛,頗有氣氛。馬來西亞的好處就是很多地方都可以自由抽菸,非常適合我這種人。本來不想跑這麼遠,但盛情難卻,而且自己也很想多走走看看。儘管其實很累,凌晨一兩點,終於回到飯店,倒頭就睡。第二天行程一樣很滿,不睡不行。

2010.11.20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卅餘年前的今天是我滿月,卅餘年後的今天,桃園機場,清晨五點,天還沒亮,機場外頭已經人影晃動,車燈閃閃,開始有了繁忙的氣息。等思帆跟米漿,要去馬來西亞。
結果住最遠的果然最晚到,我都在免稅店逛了,米漿這才打電話來,說裡面又不能抽菸,我那麼早進去幹嘛。我說那好,你就在外頭替我多抽幾根。
其實也沒什麼行李,除了衣服,剩下的全都是要給馬來西亞那邊朋友的紀念品,還包括一盒太陽餅。我本來說如果真要帶特產,那最好莫過於檳榔,但想想還是算了,海關能不能過都是個問題,帶過去也不見得他們敢吃。

怎麼會是馬來西亞呢?我一直以為應該會是日本或中國大陸,再不然也會是泰國才對。日本始終都是最嚮往的地方、中國有我老爸在那邊,泰國也還有二媽,可是我居然去了馬來西亞?雖然是第一次出國去參加出版社舉辦的活動,但卻沒有想像中的雀躍心情,可能是因為感覺太過不真實吧,怎麼會跑到馬來西亞去了呢?我連這國家長什麼樣子都從沒注意過呢。以一種「噢,好吧。」的心情,等到出版社的行程排定,然後到機場,再準備上飛機,就這樣而已。不期待,因為根本不知從何期待起。
不過畢竟是第一次在國外舉辦活動,當然還是有些興奮,而且除了「官方」活動之外,我們自己也有一個小型的聚會,要跟馬來西亞當地幾個比較熟的讀者朋友相聚,所以是很新鮮的,只是若要以純粹「旅行」來講,那恐怕感覺還比不上要去澎湖的熱切期待。而後來的事實證明,馬來西亞果然不像「另一個國家」,走在市區,或之後去到麻坡,一切都像台灣。

剛完稿,但腦子裡還是新稿子的內容在跑。反正是連貫的,人物都差不多,只是需要鋪排跟掌握脈絡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人類真是意志薄弱的動物。前天晚上在遊戲裡對嗆,說好見一次就互砍一次的,結果昨天晚上巧遇對方的黨主,聊完之後居然大家相偕去打副本。真奇怪,不是說好了要當死對頭的嗎?打完居然還饋贈禮物耶?

看到張大春老師批評「文化創意產業」的文章,心裡在想,其實這個名詞也不見得有什麼錯,每個創作者都是單打獨鬥,永遠都為了五斗米在汲汲營營,那也沒有比較風光一點,要說風骨,是真的很風骨,站在寒風中,骨瘦如柴的那種風骨。不過,如果創意產業是由創作者來主導,那當然再好不過,至少不同領域裡的創作者,可以有結合的機會,增進交流的空間,甚至獲得更大的商機。原諒我如此銅臭,但沒辦法,沒飯吃就沒尊嚴,人就是這樣。

不過我想張大春老師的看法也沒有錯,如果文化創意產業是由一堆商人來主導,如果這個產業的唯一目的是假創意之名,行剝削之實,把創作者榨乾,特別強調,這種榨乾並非是榨乾創作者的全部,他們攫取的其實只有他們眼中,那個創作者值錢的部份。比方說,唱片公司可能只要這個創作歌手的芭樂歌,其他的完全棄如敝屣。當這個創作者的這部分已經掏不出新鮮貨時,也就是他被遺棄的時候。集團的壓力迫使創作者沒有反抗空間,而集團也不願以鼓勵創作為真正的職志,如此一來,那這些所謂的文創產業就真的跟土匪沒多大差別了。

而我認為,確實目前在台灣,絕大多數的「文創產業」都是土匪,這昭然若揭,甚至批判的聲音一定有比張大春老師更早的,只是人微言輕,一直要等到張老師開罵了,才有新聞點可以爆發而已。但問題是,其實我們也知道,現實不會因為張老師這樣一篇文章而有所改變,土匪集團終究還是得混飯吃,誰有財力、有通路,誰講話大聲,不高興你可以不要寫,滾一邊去。創作者可以抒發滿腔憤怒,但最後可能還是非得低頭不可。比如我就是。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昨天早上開車的途中差點撞死一隻狗。牠去追逐路上的機車騎士,被趕開後還猶然不捨,一邊猛吠一邊亂跑,險些被剛好開車路過的我輾過。
其實我是很想撞死牠的。一來,無論牠是不是野狗,隨便跑出來追吠機車騎士,本來就很容易肇事,牠可能自己被撞,也會害別人摔車;二來,大馬路上可不是牠的勢力範圍,得饒人處且饒人,不用這麼窮追不捨;三來,這種狗的最大特色,就是除了追吠之外,你一旦停車,牠反而沒種撲上來,典型的虛張聲勢。
說真的,我很討厭這種狗,也不介意撞死這樣的狗。雖然講起來很冷血,但與其為了急閃而撞上路邊的人車,或者遭後車追撞,那我寧可直接輾過去。
不過剛剛我閃開了,不是同情心起,只是剛好早上七點半,那條路上車不多,而我的車還很新,不想為了一條狗而有任何損傷,如此而已。

然後昨天也有人問我,究竟穹風樂團的歌到底好不好聽,這問題我實在無法自己下定義。聽過的人怎麼想也不是我能替他們決定的;沒聽過的人問我,我當然也只能說好聽,因為要是不好聽,那我們幹嘛編、幹嘛彈、幹嘛唱?問我這問題豈不是不客觀之至?
沒有一本書可以讓全世界都滿意,也沒有一首歌可以讓大家都聽得爽,就是這樣。不過我倒是覺得,問這問題實在不智,而且也很沒禮貌,不智是因為問我不客觀,沒禮貌是因為這個人不懂人家創作的辛苦,問得如此唐突。但另一個可能則是他大概覺得這樣問沒關係,因為跟我已經往返過幾次電子訊息。然而殊不知這並不表示我們很熟,不熟的人問我這樣的問題,我其實比較想回的是:幹,那你可以不用來聽,反正我也不稀罕賺你那幾塊錢門票,況且高雄場表演的前十名現場購票就送唱片了,老子也沒回本的機會,與其要虧,我寧可虧給真正有興趣的人,不想虧給你這種人。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究竟「河流」何時會變成《河流》呢?又將會是以怎樣的方式變過去呢?都三年了過去了,還沒有個確定的方向。處理台胞證、簽新書合約、拿發票,這些都是其次的工作,主要還是要去跟如玉交換意見,或者說,要先跟合作很多年的老東家再照會一聲。
自費出版的方式不是不可行,但我認為那比較適合「家書」這樣只印一次,一次兩百本,紀念意義大於銷售的文字,沒有ISBN也無所謂,我只想在九十多歲的爺爺還有生之年,看到他孫子為他寫了一本傳記。

但「河流」不太適合這管道的原因則有很多。首先呢,就一個作者的立場而言,自己寫、自己編、自己張羅封面,最後還得自己印、印完再自己去賣,坦白講我認為這是何等窩囊的一件事。如果這只是為了滿足它變成書的樂趣,那還情有可原,但若是為了建立一個自己的新的品牌或路線,那這樣做未免委屈跟壓抑。況且一篇文字一旦變成「商品」,就應該重新定義,賦予新的價值標準,草率處理也是浪費。
所以我踩了煞車,暫時不考慮以這方式出版「河流」。因為如果還要繼續寫這一系列的故事,那難不成以後每一本我都得比照辦理?最大的不願意,除了自覺對不起這件商品,辜負其價值外,我光想到萬一真的大家很給面子都想買,那我得一本本去寄、去收錢,這要浪費多少時間跟精神?而且運費的吸收又是一筆負擔,若轉嫁給購書人,則反而降低購書人的消費意願。反之,如果賣不好,那就是血本無歸。因為在僅靠自己有限的網路資源的宣傳下,書要賣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儘管每個場合在宣傳或調查時,都有人表達願意掏錢的意願,但我也清楚,不到最後一刻,沒看到書印出來之前,這些都還不能叫做確定答案。

心裡其實很沉重,看看自己寫過的文字當中,真正讓自己感到寫作喜悅的有多少個故事?「河流」絕對是其中之一,但受限於主流市場的口味,一直沒有出版機會,這讓人萬分無奈。就像吳念真說的,一部電影就像自己的小孩,就算再不好,也不希望它被曲解。相同意思,一篇小說再怎麼不符合市場口味,但只要抓住了那群隱藏的讀者,一樣可以銷售出去。我想起那個建築廣告的台詞:沒有賣不掉的房子,除非找了不會賣的人。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稿子持續在寫,雖然要查詢的資料多如牛毛,且囿於時間與經費不足而無法周遊這些應該去看看的場景,但進度還是超前,看樣子廿日赴馬之前應該可以完成初稿跟初修。愛情小說嘛,就是這樣子,把主軸架構好,剩下的耐著性子,好好地寫完就是了,在用字遣詞上不若其他文類那麼雕琢,所以速度不會慢到哪裡去的。只是長時間盯著電腦螢幕,乾眼症好像又發作,而這他媽該死的微軟新注音讓我深惡痛絕,寫完這篇稿子後,我要重新安裝一次舊版的了。

最近作息很正常,早上六點半起來,無論有無午休,晚上十二點之前總要躺平。正常生活的好處是精神還不差,但也因此而特別有感慨。住在學舍,原來週遭有這麼多的大學生,而沒想到現在的大學生真的糜爛墮落至此。坦白講我是很瞧不起如今台灣社會的大學體制的,甚至某個角度上也贊成台灣開放陸生就讀。有點比較或許會看得出差異。
這可能是種偏見,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今天早上十點鐘,與我房間兩窗相對,距離不到兩公尺,那一戶大學生已經開始打麻將,喧鬧整日。一周大概有四到五天,同樣對面那棟的一群學生會起哄玩鬧,絲毫不顧附近有多少住戶可能隔日需要早起。我是真的很懷疑,難道他們都沒有課要上嗎?或者他們真的有那麼多好玩好鬧的嗎?一個學期二十四個學分,就不停唉唉叫說課業壓力太大,但天知道廿四學分也就是一周要上廿四個小時的課,攤分在一週五天當中,平均每天上課頂多五個小時,這樣課業壓力真的會很大嗎?那我們以前讀大學時,暑假不想浪費時間,還去參加暑修,甚至因為擔任暑修講課的老師怠惰上課職責而發起抗議,我們那時候是白痴嗎?
如果以後我的小孩上了大學,卻只會跟一群人喧嘩取鬧,罔顧社區安寧,或閒來無事就相約方城,我會逼他休學,並且要他將多年來浪費掉我給的那些學費都賺回來。這不是一句玩笑話,其實我很認真。

常在店裡跟那些孩子們說起,上個世紀的大學生有多麼了不起,白話文跟五四運動的主力是大學生;抗議資本主義入侵校園而發動學潮的是大學生;站在天安門外,張開雙臂以阻擋坦克車的還是大學生。而這世紀呢?我看到太多大學生熱中收看「大○生了沒」之類的節目,討論日系混搭風的穿著方式,或討論男女朋友同居、劈腿之類無意義的內容。不是節目不好,而是製作公司知道我們的收視群只有看這種節目的程度,所以製作沒營養的東西給沒腦袋的觀眾。何其可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日期時間:12/25 下午三點
地點:高雄livlng room,高雄市建國三路169號B1。
參與樂團:穹風、長毛怪、黑桃七,一共三個樂團。
票價:三百元。

一次看三個團,「長毛怪」與「黑桃七」都曾與我們同場演出過,曲子很好聽。
時間特別定在下午三點,以便讓高雄地區的朋友容易往返。
提早公佈時間,也向主辦單位情商提早到下午演出,就是為了讓我們這邊的朋友可以參加,請把握機會囉!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心情大好。
好點一:THEO回台灣了,雖然只停留一週,但非得找時間去跟他碰面不可。他是極少數在台灣可以被稱讚為紳士的好外國人。
好點二:今天工作的字數真的破萬,終於寫出手感。
好點三:牙齒現在不痛。
好點四:看到自己臉書的好友名單裡有一向景仰的幾位現代文學的重要作家大名,榮幸之至。
唯一擔憂的是半夜裡吳子雲要是看到這一篇,不知道會不會又跑出來說雞巴話吐槽我。

現在的大學生都很他媽的奇怪,一群人每天晚上都窩在一起鬼叫或打麻將。這樣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