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媽的痞客幫你們的系統是怎樣,之前一堆橘子外掛的廣告,現在一堆灌水留言。
是覺得拎倍的部落格太冷清,所以有個灌水系統專門幫我澆水嗎?幹,不必這麼雞婆吧?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 Sep 27 Mon 2010 22:09
  • [水]

我以前認識的阿生到哪裡去了?以前的阿生可是鋼鐵男子耶,為什麼現在他的休閒嗜好會變得跟娘砲Uni一樣,都在看網拍.........
現在的團員都好奇怪喔....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日期:十月二日至三日。 (穹風樂團在第一天!)
時間:下午一點。 (穹風樂團預計兩點上場!)
地點:新竹『南寮貝殼公園』。

免費進場,歡迎大家一起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只有願景,除此則一切闕如,那頂多是「幻想」。
有個遠景,該遠景可經規劃與計畫,並戮力為之而實現,那叫「夢想」,
但只有規劃跟計畫,那還只是「空想」。
有規劃跟計畫,而且已經在進行了,那才叫做「理想」。

我用這樣的階段來驗證自己所走的每一步,
也用這樣的標準,來衡量每一個對我說出自己想法的人,不分親疏。
別畫大餅,即使再小步,第一步總跨出去,才能接近「集資上市」的榮景,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旅行並沒有真正的放鬆,坐在看得到海的陽台上,想的是小說;坐在退潮後被海灘所包圍的涼亭裡,寫的是歌。
此時此刻極渴望一杯咖啡而不可得。但不可得也好,免得睡不著。我老了,過了咖啡當水喝的瀟灑年紀,以致於連蔡健雅的「你的溫度」聽起來都昏沉沉無力著。
那就寫稿子吧。這麼認真是因為我討厭延宕的進度,我討厭明知道石頭擋在前面,卻不伸手去搬的怠惰,我討厭天都快塌下來了,回頭卻發現幹他媽的只有我的左肩跟右肩。
不過沒關係,那我就來寫稿子。至少可以賺一點錢,也可以滿足一點自己的想像空間,還可以對得起我今天的排骨飯。
我討厭。非常討厭。夢想不遠,但夢想不能只有一個人去完成。我不想當倒楣鬼,可是我覺得好無力。
總有一天,我要去那個地方,看著雪,看著楓葉。憑自己本事。

穹風 2010.09.24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幹你娘的橘子外掛一天到晚來這裡打廣告是在打三小啦?
拎被玩的遊戲就不是你們家的,打那麼多廣告是怎樣?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就是生病了,這樣。
天塌下來都等我病好了再說。

他娘的狂拉肚子、身體悶熱、肚腹裡像有團火在燒、全身關節刺痛、頭痛、喉嚨痛,鼻塞。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長鄉無盡日,相逢自有時。
那些個年月裡有少不更事時把酒高歌的記憶,遂編成了記憶中無可取代的美好。
我說,老朋友,可不?

就免了酬對那一番俗套而成濫情感傷了,
弦歌之雅意時,你躬耕雲山繚繞那鄉間豈不正是人所企盼的生活?
褪去塵煙香氣的林泉間,有教人艷羨的澹然那是我所不及。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 Sep 06 Mon 2010 21:55
這個社會的治安其實也不是真的無可挽救吧?把貪污的法官槍決、把性侵的歹徒槍決、把搶道的砂石車司機槍決、把製造假筆錄或吃案的警察槍決、把貪污的總統跟他老婆槍決、把逮到的詐騙集團全體槍決,把週末夜晚成群結隊騎車亂飆還亂砍人的小鬼也....不對,這樣的小鬼很有用,殺了他們固然可以改善治安,但未免浪費,應該每個小鬼發一把開山刀,再配一輛改裝機車,搞不好三天就攻下廈門,一個月後我們就在天安門插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了。
社會治安不會很差啦,只是太多該槍決的沒槍決,都在路上滿街跑,或在牢裡等那些高喊廢除死刑的豬頭來救他們而已。
幹。吳子雲,你想不想移民?我是真的覺得日本可以去耶。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Sep 05 Sun 2010 21:01
晚來,溽熱難當。
盼不來這商飆或恐還要好長一段時間,又堪不得這漫長夜裡苦思難眠,
我說,那些個牢騷滿腹的傢伙們都哪裡去了,
何以我反側之際浮現腦海者,盡是豬玀法官跟白癡院長?
唉唷,看來應該出門去釣靈感,但去年夏天已經在阮囊羞澀時當掉了竿子。
糗。

那這當下或恐可以思索點音符旋律,假創作之名。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當順利地按出功能鍵來發文章時,我忽然覺得,嘿,我他媽的其實距離BBS也沒有真的很遠嘛,至少我還知道怎麼發文呀。
好累的一個月。八月初完成出版社跟自己樂團的巡迴後,就開始努力寫稿子,十五日交稿,然後開始日以繼夜地練團,這還真是我十幾年來最認真摸吉他的兩個月,看看手上的繭,嗯,挺有成就感的。
八月廿九日的觀眾分層很廣,一大半是阿生他們教會的,另一半則是我的朋友,再一部分則是大里這邊的親友團。三方人馬湊在一起,感覺挺有趣的。無奈地下室冷氣還是不夠冷,而我們這次的曲子慢歌較多,大家都有點撐。然而這也沒有標準看法,有人認為快歌太多,耳朵好痛;有些認為慢歌太多,有點愛睏。到底怎樣才好呢?
表演結束,難免的悵然很難釋懷,所以回家幾天。不過回家前,我很蠢地忘記手機還在褲子裡,居然就丟進了洗衣機,足足洗它四十五分鐘。經過檢測,認定回天乏術,於是只好無奈又掏錢買新的。
「手機怎麼會拿去洗呢?」網路上,我老爸問。
「幹,就我蠢呀。」而我這麼說。
今天都週四了,乾脆再休息兩三天吧,雖然腦袋已經開始轉動,但我認為最適合的寫稿子時間,應該要從下星期開始。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