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想到還有用這標題寫手記的一天,心情依舊複雜。不過我還是提早回家了,不若以往當老闆時總會撐到打烊。明天中午還得去錄音室。
第一天就這麼驚濤駭浪地過去了。下午先修整了店門口的路樹跟燈泡、晚上家教結束後趕回來,繼續測量舞台加大的幅度,也做了簡單的構圖設計,預計週末開工,用兩天時間完成木工。本以為今晚在十二點前後修完冰箱也就收工了,叵料又有客人進來,而阿醜結識的一位客人還自告奮勇幫忙修水龍頭,結果搞得一樓到處淹水。老實說很感謝他,不過但願今晚辦夜裡不要發生電線走火的尷尬。
十年前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十年後我們店裡發生九二一大淹水。

很多事情都得重新開始,光是整理環境跟補貨就夠忙的了,前天盤點後開始大量進貨,光是今天就敗掉了一萬六千多,總算讓庫存稍見完整,不再東缺西漏。我很討厭那種站在吧台裡開工時卻要什麼沒什麼的麻煩處境;不過當然也有很多可以省事的部份,至少不像當年一個人孤軍奮戰,隨口一約,這週末的木工聚會就有三、四個人可以來幫忙。老實說我不缺幫手,缺的只是大家一起陪我玩而已,所以我很期待週末下午的男人聚會。誇下了一個豪語:一個月內,我要搞定所有我能做的裝潢,建設不是嘴巴講講而已。

十月初要辦派對,選在國慶日當天,晚上七點開始烤肉,一來做一個對新生的促銷;二來是讓大家看見這家店的再轉變,當然,要讓更多人知道:我回來了。如果那天有空,歡迎大家來走走。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每個人最常問起的問題是:重回這家店當老闆的心情如何?我都說:幹。
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不高興,儘管對於一場狀況連連而最後終於決定解約的交易非常不滿且頗受牽連,但畢竟交易的雙方都是自己人,實在沒多少好大加撻伐的,只是看著店裡這一切,忽然覺得有點莫名奇妙,沒想到轉了一圈之後,我竟然又回來了。

很高興許多朋友都支持我回來,不過當然個人有個人的安排,一面整頓之外,我也還在另外物色適當的買家,總有一天,我會走出這家咖啡館,去過我想過的其他日子。
所以,我又回到月光咖啡館了。結論就這樣。

樂團去拍了團照,準備製作歌詞內頁與專輯封面,還真是挺好笑的一天。可能是很常站在鏡頭前,該做作的時候毫不猶豫,就擺出一堆姿勢跟表情來。不過話說回來,一輩子有多少次可以這樣公然做作的機會呢?當然能三八就三八一點了。
不過高美溼地拍照時堅持不脫鞋真的不是偶像包袱,我只是很討厭穿脫鞋子的麻煩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閒散無事的一天,非常難得,於是整理了房子,待會要到店裡去看阿電他們練團,順便讓他嘮叨幾句--昨天早上放了鴿子,本來說好要一起去谷關泡溫泉的,結果我卻睡到中午。不過也還好沒去谷關,到了昨晚十一點多,基本上該錄好的音樂都完成了,剩下一首鋼琴版的「平行」,以及阿虎那始終談不完的「玻璃鞋」獨奏部分。

收到夏霏寄來的通知信,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有一篇跟網路文學有關的文章要寫,字數大約八千到一萬多左右,不算太難,其實只要用自己的經歷與經驗,從寫作者的觀點來看待這個文化的興衰即可。不過說是這樣說,真什麼時候能夠乖乖起手開始寫,這還是個問題。還有幾篇散文跟一篇看起來很像在婊人的小說,我好像還沒有乖乖回頭認真寫稿子的心理準備。
然後我覺得自己真的感冒了,糟糕。

穹風 2009.09.11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終於結束了高雄簡約風格書店寫作班的階段課程,很糟糕,學生愈上愈少,雖然說起來都是上班、上課或其他因素,但我總覺得是無止盡的作業把他們嚇跑的。
沒辦法,既然花錢要學點東西,總是要承受壓力的,我也很不願意。

跟洛娃伊聊了寫作生涯規畫的事情,感慨很多,曾幾何時我好像變得有合約才有寫作動力似的,跟當年學生時代為了樂趣而寫已經不太相同了。寫書匠的習氣怎麼就跑出來了?要命。
不過說真的,在糊口的強大壓力下,確實寫作變得很嚴肅而現實,確實不像當年可以興之所至地自由揮灑。當然想寫的東西還是很多,但這些為了樂趣而寫的東西倘若能夠成為生活經濟的來源是更好不過。所以除了「家書」之外,其他的文字還是要繼續尋覓適合的地方。不由得想起那天在基隆跟思帆略聊到的作者寫作生涯規畫的問題,如果一個作者能夠在一家出版社完成這些規劃的方向是最好,否則,就得疲於奔命地跟每個公司往來周旋。

我覺得自己是個很有忠誠度的作者,但問題是我原本所屬的公司給不給我這樣發揮的空間?這才是問題所在。很多事情不能永遠在觀察或觀望,每個舉動都可以做大或做小,旗子只要扯對了,就可以掛著冠冕堂皇的理由去炒作,重點是要做,而不是永遠靜靜地等時機到來,時機只留給動手做的人。
所以,除了音樂之外,還是找時間慢慢開始寫點東西吧?今年的三部曲已經都完成了,那麼其他的也就可以在沒有壓力的狀況下陸續開工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最近因為錄音的關係,幾乎每日往返於台中市東光路與中縣西陲的沙鹿之間,很長的一段路,幾乎穿越了整個市區。起先幾次依照慣性往市區走,經環中路轉向松竹路或昌平路,經過貓咪家附近;待過了北屯路後,先穿過山線鐵路,然後就是位在東光路上的錄音室。這樣走了幾回後,才驚覺途中耗時過久,且無數的交通號誌讓人不勝其擾,最後終於恍然大悟,乾脆先上中二高,一路狂飆到大里市,這才轉接中投公路進入市區,繞著台中市邊緣過去,雖然路途更遠,然而卻順暢許多。

那穿越台中市區的幾天裡,我忽然回憶起童年時的一段時光。那時埔里老家的三樓尚未改建,連遮雨棚都沒有。父母攢了一筆錢後,請遠在台北以鐵工業營生的三叔回來度量評估了一番,然後蓋起當時家家戶戶幾乎都有的石棉瓦遮雨棚。
這種材質的遮雨棚後來終於被烤漆浪板所取代,理由是因為石綿瓦在烈日曝曬下據說長期後會產生一種致癌物質。不過那片遮雨棚在我家可足足屹立了二十多年而不衰,直到退伍前後,我娘親才大手筆擴建三樓,將它徹底改觀。
當年三叔度量後,我父親延請了幾位工人來施工,每日裡他們總一早來到家裡,在頂樓敲敲打打,焊接梁架、鋪排石綿瓦,忙得不可開交。到了過午時分,大約也就是接近傍晚的三點左右,差不多是彼時還就讀國小的我的放學時間,母親會從冰箱裡拿出幾包冰鎮整日的統一蜜豆奶,並佐以一些包子、麵包之類的食物,要我端上去給工人們,作為休息時的點心。我很樂意跑這一趟腿,因為食物端上去後,母親為幫我另外準備一份,就放在一樓廚房的餐桌上等著。
事隔多年後,我還非常喜愛甜膩膩的統一蜜豆奶,尤其是雞蛋口味,或者與這典故有點關。

錄音室很遠,錄音師一旦開始錄音工程後,幾乎就從早到晚足不出戶,當然他的飲食就由前來錄音的樂團負責。我不曉得這是否算是不成文的規矩,何以錄音費用之外,樂團還得負擔錄音師的伙食支出?不過事實上這也不值得錙銖在心,我反倒認為那也算是一種禮貌跟體貼,因為在幫錄音師挑選便當菜色與飲料時,泛過心頭的,就是當年母親為那些搭建遮雨棚工人們準備下午點心的樣子。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會做這種決定其實由來已久,長時間對自由的嚮往。不過當然種是有執行上的難度,至少自己一個人就辦不到,理由很簡單:萬一車壞在荒山野嶺裡怎麼辦?連求救都有問題;兩個人騎一輛車也不方便,車子會負荷不了。
所以當隨口問問阿電,要不要約幾個人騎車一起跑,而他居然點頭答應時,我真是高興得不得了。不過卡在錄音與一些瑣事之間,再加上一個攪局的颱風,拖延了將近半個月才能夠真正起行,克服所有的問題,除了阿電,還有會修車的賈妹與松璟,再加上一個臨時加入的雷龍,於焉成行。
沒有特定的計畫,只知道要往南騎下去,就繞這個島嶼一圈。準備的東西不少,但真正派得上用場的卻不多,反正五個男生出門,我們其實打算連澡都不洗的。

八月廿八日,晴,南部略有陰雨。
騎車,就只是騎車而已,才到嘉義就已經曬得滿手通紅,幾乎每一個縣市都有略停,總有人屁股受不了、口渴、避暑,當然還有上廁所。便利店可真是消磨鬥志的好地方。到了台南,阿電帶大家去品嘗小吃,但可惜的是我不敢吃小捲。搞定午餐,一群人陪我去看牙醫,修補我前一天在錄音室裡崩斷的假牙。那些護士一定很疑惑吧,一群重裝備的男人擠滿候診區,看來詭異至極。
夜宿墾丁,每個人只要三百元。便宜但卻乾淨,二樓陽台欄杆邊坐著抽菸,滿街辣妹盡收眼底。阿電說我們拍風景只是交作業,這趟旅程最重要的目的應該是看正妹。不過,當然也只有看看的膽量而已。
五個男人睡一起的感覺真不習慣,此起彼落的打呼聲像是回到部隊裡,翌日真是早起。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