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1

員林火車站前有家茶店,很小,店面小,格局小,招牌也小,小到你經過它都不會發現這裡居然有家茶店,小到我在員林土生土長十幾年,都不知道這裡居然有家茶店。可是長毛居然知道。
「那家店很小,妳要仔細找。」他在電話裡面說。
「那裡很怪,店員會不大愛鳥妳,除非妳跟他們很熟。」
「什麼店?那麼奇怪。」
「我也不記得店名,不過依據這家店的這個特性,我給它另外取了名字。」他說:「只賣熟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0
關於長毛,我沒多少時間再想他的事情,因為我已經讓電子報開了兩次天窗了,負責發行的同學威脅我再不交稿,就要上傳我的照片充數。
在線上遇到他,他還是會跟我提到很多他的想法與知識。他喜歡自由,崇尚唯心主義,那是一種,堅持一切都由心出發,由心開始的論調。我不知道那是來自於哪個哲學家的看法,我只知道,那是長毛的看法。
難得一天淑芬沒出去約會,我們一起跑到東海去吃「聞香牛肉麵」。加湯加麵不加價,是對學生莫大的恩惠,不過,對我們兩個食量小的女生來說,卻一點用處也沒有,我們其實是去吃泡菜的。
吃完麵,又去逛了唱片行。淑芬一直跟我說,如果今天我們帶著男朋友出來,就可以順便再去逛服飾店了。我笑一笑,不知道我的「男朋友」在哪裡。
「再考慮一下酸雨吧!」
「再說吧!」我只能這樣無奈地笑笑。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
挑了幾本書之後,我發現了一堆照片,趁著他們在玩貓,我忽然想要偷窺他的過去,於是我打開了照片。照片裡面,還是長毛,他穿的一身黑,頭髮梳得很乾淨整齊,露出淺淺的微笑,而他懷中,是一個很清秀的女孩。照片上的時間,是上個星期,四天前的事情。
「妳在看照片呀?」他放下了貓,叫阿福把貓抱出去。
「我畢業旅行的照片。」
「她是……」
我小心翼翼地指著照片中的女孩,長毛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他比酸雨矮一點點吧,但是也還高出我一個頭左右,我聞到他身上的汗味,感受到他站在我身邊時,巨大的壓迫感。他接過了照片,眨眨他原來很好看的大眼睛,我看見他的眼睫毛在顫動著,嘴裡,吐出我最不願意聽到的答案:「我女朋友。」

照片裡的綠島很美,因為,我只看照片裡的背景,不敢再多看一眼照片裡的他和她,偶而看到他的獨照時,我會多看一眼,但不能太久,我怕會掉進照片中他一個人的神話裡去。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結束了兩天一夜南台灣的行程,終於又開上往台中的道路,要面對的是充實感的本來世界時,才會發覺自己原來根本還沒做好調適。
四月中後很常往台北跑,陸續幾次都接到奶奶病危的消息,有時是老爸一通電話從浙江打回來,要我們代他去探視,有時則是根本醫院就已經發出病危通知,大家得按照習俗,去臨終前的老人家身邊,準備送她一程。

我倒還記得,最後一次跟奶奶的對話。插著鼻管,呼吸困難的她睜眼看我。道別前,我說過兩天再來醫院,請她要乖乖吃點流質食物,而她說:「好。」而後不數日,父親已在台灣,來電說奶奶又彌留,再趕往萬芳醫院時,她已陷入昏迷,每一口呼吸都聽見水聲,體內積水的情形嚴重。陪伴一日一夜後,第一次我開始哭,要她盡量撐著,隔日我要再來。而孰知才到台中不過幾小時,就接到奶奶病逝的電話通知。

第一次有親人過世,是小學低年級時的曾祖母往生,唯一的印象,是握著她已經失去溫度的的手,大人們告訴我,說阿祖已經走了,而且走得很平靜;第二次有親人過世,是大學時代外祖父往生,老實說我對大部分楊家的人不存好感,甚至我對外祖父也不怎麼親暱。我的叛逆期來得晚也去得晚,大學時是我亟欲逃離家族桎梏的階段,外祖父的病逝對我並無直接衝擊,反而有的只有感慨,一個老人放棄農忙後原來可以衰老至速,而他賣田賣地後積下來的錢財花了大半去蓋佛堂,那千叩首或萬叩首原來叩不出多一點點的生命力,且更悲哀的是屍骨未寒之際,老人的子女們已經極其可笑地錙銖必較起來。
所以這是頭一遭,我發現自己竟因為一個親人之死亡,而間接地導致自己身體或某一部分靈魂也跟著消逝壞死。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4/28 「右手寫小說,左手寫詩」
● 如此而成小說
 ○ 故事如何發想
 ○ 鋪排、架構與寫作
 ○ 關於修稿
● 庸俗的刻畫者或造物魔術師
● 結論,當我右手寫小說時。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