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把手牽著 慢慢走 黃昏的路 有凋零葉正飛落
那首歌  還唱著 多少故事 妳曾經對我訴說

看潮起潮落 看日昇月落 留在光陰背後  有妳漫長的守候
妳刻在臉上 惆悵神傷  埋藏風裡的渴望 都幻化滿天星光 
我怎能說忘就忘 怎麼放

那糾纏夢的心哪 和朦朧眼的淚呀 妳的一顰一笑 和每次執著凝望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 Apr 11 Sat 2009 02:09
  • 那年

那飄忽的幾載便倏乎而過,而我畏然於兩鬢又白,
那年,咱沒見著東京最後一場雪,卻乍逢初櫻嫣嫣,染了滿江春愁。
是否這麼說的?老了還攜手又來?
而隅田川依舊沉緩,鐵塔橙紅著半天雨霧,那麼遠的西元二零零幾年。

都好嗎?當凋零矣如祖母班垂衰皺的手背那不堪細憶的昨。
藥妝店裡還販賣如此熟悉卻改了名,好貴一瓶面速力達姆,香香,又苦苦。
我在夢裡又去了一趟觀音寺,籤詩仍繫,這回青苔已蔓過窗檐。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上星期沒去成墾丁,卻在台東長濱的海邊淋雨吹風撿石頭,還脫了鞋子在海邊的草坪上踢足球,下場非常悽慘,回程才到高雄漁人碼頭,就已經頭痛欲裂、全身痠痛,眼看著「忠僕號」就停在眼前,但卻連半點踏上去的力氣都沒有。

好幾年沒這樣的發燒感冒了,取消了所有的行程,除了九日在鳳新高中是很久以前就敲定的演講之外。刺青挪到下星期,台北之行也延後,休息兩天後些許好轉,但沒想到竟然開始咳嗽。對鳳新的同學很抱歉,演講到一半幾乎倒嗓,幸虧有那一瓶水讓我喝。

小嚕的店裡要舉辦長期的藝文活動,接了四月廿八日跟五月十二日晚上的各一場,小型座談會,聊些寫作與出版的實務,高雄的朋友有空倒是可以過來坐坐,其實大概沒有太專業的東西好講,反而可能會像是會客室裡的聊天。

聽說《左掌心的思念》裡錯字很多,真要命,跟編輯反應過了,所以新書稿子我想自己再校對一次,趁著修稿時多看幾回。下週一交稿後就開始寫新故事,〈七點四十七分,天台上〉是我最想寫的一篇,架構跟內容反覆想了快半年,大概都已經找好題材,相信二十天時間認真寫就夠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花蓮在即,但卻沒有很想出去玩的心情,因為非常想寫小說,「青春光年」三部曲的完結篇,鍾韻潔跟韓文耀的故事是我最期待的。一天一天忙,卻沒機會安靜下來把想好的故事寫出來。
詩集終於確定的是商周有興趣,也有出版的機會。但說真的,我非常討厭人家給我敷衍的感覺,要就告訴我出版或不、幾時要出版,否則到最後我寧願自己拿去影印店。我這輩子什麼都求,就是不喜歡求人。可是這半年來,出版社給我這樣的感覺,好像我拿著自己寫的幾個破爛字,去仗著自己還有一點小說市場而巴巴地求人。我沒這個意思,雖然我很想看到那些確實不能算是很好的「詩」被印出來。

今晚弄壞了一台冰箱,真他媽尷尬,要是被老爸知道了肯定被笑,那麼大個人了連冰箱都搞不定。所以這件事我決定不讓他知道。
德國朋友的告別派對,終於把他灌倒,也終於看到他吐。不過清理的工作不應該我去,因為如果連這個都得我出馬,那工讀生應該全部被辭退才對。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我的職責是讓客人努力喝酒,不是清理嘔吐物。

我對一些外國人的評價真的低到極點,真感謝還有Tim是加拿大人。那些在台灣侮辱加拿大人的白色人種,但願他們有那麼一天,可以有哪個台灣人來告訴他們,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別以為你是白人就有特權,在台灣,你們只是在自己國家混不下去,才來這個窮山惡水出刁民的小島上騙錢玩女人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三月的最後一天。前年大概就是這時候辦的週年慶派對,我正式開始當獨資的老闆,然後倏乎兩年,已經是七百多天後。
算起來從來到「爬蟲類酒館」至今其實也不只兩年,2006年三月廿五日還跟貓咪玩團時,辦了「穹空之音,共譜我風」的音樂派對,那算是接觸這家店的起初了吧?沒記錯的話,當時大概還花了一萬塊左右租場地費跟買調酒,而我們開著廂型車自己也運送了一大批器材,結束時下著雨,大家都很辛苦。
那時候剛在台中租了房間,偶而會在半夜裡跑到店裡喝兩瓶啤酒。我已經記不得當時的工讀生是誰,反正整家店只認識老闆,而老闆也未必有時間只陪我聊天,所以看最多的,其實是電視螢幕。
然後忽然間就接手了,就在樂團解散後,開始實習的日子。跟工讀生一起排班,雅如跟哇沙米與我一起輪流上班。前陣子回埔里,翻看那年的班表,都還記得當時的一點一滴,也記得那時很多人很多事,如今我還沒卸任,這些人已經逐漸遠去,不勝感慨。

兩年了,地下室的一切從無到有,前天阿Ben 來,喝酒聊天時,他說以後不管誰接手這家店,都是坐在我種的樹下乘涼。我可以居這個功了吧?當一些原本就不屬於我的客人幾乎都離去後,我們現在的營業額比起以前還要更好,這裡是靜宜熱音社的第二個社窩,是弘光熱音社的新舞台,是很多人晚上休閒的去處,也是有心事的朋友一吐衷腸的地方。雖然,我們稟承著傳統,會把所有秘密都當成八卦散佈出去。

太多太多的回憶是無法一一細數的,只是有時候會這麼想起來,然後感觸良多而已。下一任老闆也算是找到了,開始為之後的交接作準備,在辦完我的第二個週年慶派對後。還記得要傳週年慶派對的通知訊息時,本來我寫的是「保證不會有我的下一個週年慶」,但是Rich看了後很難過地勸我稍微改一下。那時我忽然想起來,前年他生日當天,我們在店裡幫他慶生,而他許的第一個心願,就是希望這裡不要再換老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週日公休,但卻很累很傷。
到大坑的外國朋友家裡玩漆彈,連打五場,互有勝敗,但我傷了右大腿跟左腳踝。而且全都不是被漆彈打傷,漆彈打中的只有右膝蓋附近一點小烏青,那些重傷都是戰場奔馳或山坡上下滑落時受的。

算是一吐怨氣吧?這陣子自己發生太多爛事,身邊也是,找個機會讓自己盡情開槍,發了瘋地往前衝鋒,第二場攻防時一個人殺到敵陣地的最深處奪旗,感覺很痛快,雖然其他時候太多次陣亡在亂槍下,但也痛得很開心。
所有不爽都在扣扳機時把該忘記的人或事都一一打光。雖然現在非常累,最後連槍幾乎都握不住了,但還是痛快的。我還可以幫忙烤肉,順便幫自己店打打廣告。

穹風 2009.03.22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