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個人的強與弱究竟應該如何定義或評斷呢?現在很難去想的問題。不是頭一回有工讀生離職,但員工離開崗位的理由,這次真的讓我想很多。
活在這世上,每個人都在不同場合裡扮演不同角色,角色個性或行事風格多少也有牴觸,當一天和尚就應該好好地撞一天鐘,在一個場合裡擺出的是錯誤的角色,卻強調自己的另一個人格作祟,坦白說我認為那是狗屁。

這時代的生活步調太快,人與人之間關係過度緊密,誰都有那麼一點緊張,也都有一點壓抑,有些人因此而憂鬱,或者躁鬱,或者焦慮。但難道就任何那樣的情緒壓垮自己?當世界的負面壓力排山倒海而來時,你選擇放棄與逃避,還是奮力一搏?
毫不猶豫,我選第二個。因為人永遠無法離群索居,也不可能逃到一個真正安全的世界裡,而更重要的,是我根本無法接受自己被自己打敗的事實。人本來就不可能什麼都贏過他人,就像線上遊戲一樣,你得是某伺服器裡最早也練得最勤的使用者,否則肯定有人比你快比你強,輸了也無話可說。然而,人怎麼能夠對自己放棄?對自己投降認輸?我相信人的心裡一定都住著一個或多個魔鬼,在很多時候,撒旦會用各種方式伸出祂的爪子來攫取人類的心靈,我要承認的是某些時候我也曾有過邪惡的想法。

但那又如何呢?面對這些華美但卻惡毒的念頭時,人真的無可抗拒嗎?真的就任由自己沉淪嗎?我還是覺得非常狗屁。因為人活著之所以有價值,依靠與仰賴的其實不過就是個信念而已,只要擁有絕對堅強的信念,那就什麼都不怕,雖千萬人也吾往矣。
所以刺青的意義不在於自己是否隨時能看見,無論你刺的是什麼,重要的是那個刺青是否增加了你靈魂的重量,讓你從割線的那瞬間起,此生永遠背負著與眾不同的重量。錯誤的觀念讓人以為刺青不過是炫耀,那真是膚淺得可以。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一整晚的爭辯其實兩輪跟四輪究竟誰好誰壞沒有定論,但火氣上來是因為看不慣別人不懂得重視自己的生命。人哪裡能夠完全只為了自己活著?一個英雄不是因為成全了自己而成為英雄,一個有價值的人也不是因為成全自己的價值而完滿。
生命的意義應該是為了照顧每一個自己在乎的生命。

第二次在店裡砸東西,當著三個員工跟賈妹的面前。我不是個很拘小節的人,但總有不能接受的事情。職場倫理就是。
狠狠罵了一個小時,希望可以罵醒一些人的盲點。其實什麼藥物都一樣,刺不刺青也一樣,就算有兩百個人格也無所謂,人需要的是不斷累積自己靈魂的重量,培養自己堅定跟頑強的信念,然後朝著正面的方向一直往前走。出錯是誰都會的,但不要有太多無謂的藉口,謹言慎行本就是人該有的態度。
疲憊地回家,已經累到乾嘔,連說話都只剩氣音。連澡也沒洗就睡了。
公私要分明、生命要有價值,做人處事要隨時考慮到身邊的人。其實一整晚我只想說這三件事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徹底的無事忙。上週。
打烊後回埔里,到家已經六點。睡三個小時後載外婆到台中看病,然後再回沙鹿補眠。覺得自己好像很雞婆,外婆不是沒有內孫。不過就因為兩個內孫都不怎麼樣,所以只好我開車。
想想從小到大,外婆對我都不算差,甚至也可以說是很疼我,能為她做點事,我覺得還挺驕傲的,尤其聽她埋怨著那些她疼愛過的孫子們卻一一離去時,很讓人感嘆。

早上預定的大傳系戲劇配音取消,改成晚上在家裡自己錄,其實都只是很簡單而有起伏的的節奏,再配上一點單音。看起來是幫紀錄片做配樂,事實上也是繼續寫後搖滾的歌。現在對有歌有詞的流行樂沒啥興趣,反而是用樂器說故事的後搖滾有感覺些。

小草刺青,一個他畫起來很難看的草圖,被柏真設計成非常漂亮的圖案。十字架、五芒星跟翅膀都各有其意義。看別人刺青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自己躺上去就唉唉叫。不過那也是,畢竟他刺在手臂上,我刺在脊椎上。
然後又隔沒兩天換我上場,果然痛到眼淚快流出來,但那種痛實則還挺刺激的。原本只有藍、紫、紅跟黃四個顏色,現在又補上黑色,整體立體感都浮現出來,很漂亮,但也意味著以前刺好的地方都得重新補色,看樣子還可以痛很久。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一晚那麼當愛已成往事就顯得矯情,倒不如來首爸爸的年代。
我說,那些個來或去的,愛或恨的其實也不過簡單地就過去了。
反而是午夜夢迴時那古老年代裡黃蘆飄晃而親娘縫的繡花鞋依舊在。
比人高的長槍喔,硝煙都散化成了稻香,江南還江南。
我們都得安靜地睡。

威士忌兌了可樂,口琴悠悠,難以遺忘的是路燈映照白了的鬢髮。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02 Mon 2009 20:25
呸 kex:基本上純文學的作家不是大學講師就是教授 你文藝營還敢比? 03/01 05:52
呸 kex:你開簽書會,人家作家可是辦演講的,這都不知道喔=_= 03/01 05:53
呸 kex:作家的活動沒有你想的少,他們的對象都是成年人,而你只有小鬼 03/01 05:54
呸 kex:連這點見識都沒有的人,難怪連家教這種大學生才會找的工作 03/01 05:55
呸 kex:都找不到。 有空多認識認是純文學作家吧,看你的言語就知道 03/01 05:56
呸 kex:你根本沒有純文學作家朋友,才會在那裏懶覺比雞腿= =" 03/01 05:57
呸 kex:說句實話,你的書,連大眾小說都算不上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三月的第一天,是小草開始當店長的日子,不過今天星期天,所以公休。很晚了才洗好鍵盤,打起來非常順手也安靜,果然洗一下是對的。用慣的老鍵盤不是市面上的標準鍵盤,就差了那麼一個按鍵的位置,對於寫作就差很多,所以比起來還是用這支鍵盤方便得多。

剛剛看完小草聽說打了一整晚的工作備忘錄,儘管據說那只是他想到的三分之一,但已經被我退稿。理由之一是我覺得工作備忘是要給員工看的東西,相當於佈告文書,這樣的文書應該具有一定的貫徹語氣,不應該像他寫的那樣,有失於輕挑,而且過於像在開玩笑,甚至還拿老闆的做文章。這種備忘能讓員工有多少遵守的效果,我完全不相信;其二,類似文字我已經寫過,只是沒有印出來給大家,因為把整家店的工作交代得鉅細靡遺,其實感覺上還挺把員工當白癡的,很多事情應該是講過後就記得要做的常態,理論上沒有如此一一交代的必要。

我比較擔心的還是小草的態度,對員工怕他不夠威勢,儘管小店裡無需官腔贅言,然而必要的態勢絕對還是要有,否則怎麼帶領工讀生?而對上,在討論或檢討工作的場合裡,私人交情應該先放一邊,不能像那份備忘一樣,把公跟私都混在一起。
希望明天開始,一切都能很快上軌道。接下來的一個月裡,第三部小說還要繼續趕稿,樂團編曲也得繼續進行,其實沒有真的很多空閒時間可以照看著店。而如果有空的話,我寧可出去旅行,很久沒有一個人丟下一切地出去漫遊了,現在回想起來,有時還很懷念跟嚮往那種感覺。

修稿開始,不過進度很少,還在第一章的階段。事實上要補充最多的也是第一章,人物有很多後果都寫了,但前因的伏筆則不夠深刻,所以得補進去。麻雀的愛情故事比較簡單,當然人物的個性也就需要比較突顯,才能表現出感情當中屬於自我觀照的那一面。但願這個可以很快進行,初稿順利在二月底完成,而修稿則只有三天,星期三就要交給思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我先承認,或者說是告解:我沒進電影院,這是「有力人士」提供的下載版,關於新電影「鬼片」。
首先,片名應該改一下,叫做「電影院有鬼」。
其次,整部電影最悲慘的是發生在最後一幕,鬼片因此而變成喜劇片。所以還好我沒進電影院,否則大聲噴笑可能會被白眼。本來有幾幕是真的被嚇了一下下的,但最後一幕則瞬間打破了一切。我只能說:幹,搞笑是吧?

不過整體而言,整部電影的穿插安排都不錯,創意非常好,比起一般傳統的恐怖電影,雖然依靠的還是那幾招突如其來的大鬼臉在做效果,但是劇情方面很有新意。這一點是有它的價值的。
還是不要說結尾那個畫面好了。我很想多稱讚一下這部電影,但是,真的,那個結尾……幹拎老師的這到底是誰想出來的呀?把他開除!

穹風 2009.03.02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本來打算一開店就專心窩在地下室的工作區寫稿子,但不到九點老李就來了。一起乾掉一瓶台啤後,我說下樓去寫點東西,大概十點再上來,他卻說十點前就得離開,看著旁邊他兩個女兒,卻也不無道理,畢竟孩子明天早上都得上課。所以最後決定留下來陪他們幾個繼續喝,大家都興奮地從他的卸除式硬碟裡抓出一堆影片,我說如果現在報警的話,上至老闆、店長、工讀生,下至每一個客人,現場大夥都得坐牢,誰都跑不掉。

大概這就是朋友吧,你知道誰是你非得留下來陪著不可的,即使也不過就是喝酒抽菸跟鬼扯,但不管過了多久,發生過多少事情,大家最後終究還是離不開,有點時間就想盡辦法要找各種理由聚頭。兩年前剛接手這家店,我知道大部分屬於前任老闆的客人都會失去,在新客人建立前,必然要遭遇一段時間的空窗期。那年的某個星期一下午,我搭統聯到高雄,在準備下車前,一通電話響起,老李問說雖然是公休日,但晚上要不要到店裡來,他很想在這裡喝一杯。
那時候我知道陣痛期過去了,我的第一個客人出現了。而一晃眼竟然是兩年多,很高興的是他還在這裡,我還在這裡,還有良仔在這裡,我們三個還跟以前一樣,號稱三劍客,然後每個人的酒量都無敵爛。
真要把店頂了嗎?真有點捨不得,捨不得的,除了那些自己親手做出來的裝潢之外,還有這一掛大概一輩子都丟不掉的好朋友。

小說終於進入後半段,突破五萬字大關,眼看後頭只剩下四萬字的空間。原本還擔心設定的架構會不足字數,但現在看來好像還有寫不完的可能。
這種感覺很像拍電影,寫好劇本大綱後就開拍,但是動作跟對白都臨場發揮。這種拍攝手法最怕的就是演員在現場失去控制,造成每一個鏡頭的拖延或超出各項預設範圍。不過運用在寫作上則還好,作者是導演也是演員,可以自己拿捏每個場景中人物的表現。而與電影的最大差別,則是我們要依循劇本的時間線下去處理每一個劇情環節,沒有事後的剪輯。所以我剩下四萬字的空間,就好像你知道後面剩下四十分鐘的影片長度,但戲還沒拍完,冒的是在不能剪輯的狀況下,每一個鏡頭是否能順利掌握的風險。當然最大的風險製造者是自己。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Mar 02 Mon 2009 20:19
舊情人考慮碰面問題時:

雙方都很樂意復合時,你們應該繼續再擦出火花。
雙方都不願意復合時,你們最好在路上都遇不到。

雙方只有一方想要復合時--
願意的那一方得小心被打槍,或者被人家的新對象砍死。
不願意的那一方得三思而後行,別因為一次見面而害對方被砍死。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吃飽太閒翻看精華區,但挑的全都是當年濯夢文學館的風風雨雨。這個文學館從當年我跟花座、餅乾小妹一起決定命名至今大概六七年了,今天它即將正式被本站站務收歸,那些當年的風光跟事跡,還有無數的爭端跟衝突,全都成為歷史,也都成為回憶角落大家懶得再提及的舊家私,真是不勝唏噓,數堪追憶。

為了這個所謂的網路文學館,我跟很多人成了死黨或好朋友,但也跟很多人分道揚鑣甚至視如仇寇。我在想,倘若時間倒轉,又回到那六七年前,會不會再遇到那些事情時,我會有溫和一點的作法或態度?對於問題的癥結能否想得更清楚仔細些?
恐怕都很難。這個性多少年來也沒怎麼改變過,當了兩年多的酒館老闆,只怕脾氣只有更硬更重了些,再遇到那些文學館裡的狀況時,大概只會有更劇烈的反應而已。

不過都罷了,那些都是人生裡很重要的經驗學習,無論好或壞,無論吃虧或占便宜,反正都即將隨著這個文學館煙消雲散,而只剩下幾個老朋友,當我們又聊起那年書展,或者創館之初的甘苦時,還能帶點白頭宮女的微笑,這樣就夠了。不都這麼說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的嘛。只是多少令人惆悵了點。那些人哪,後來你們去了哪裡?我想知道那些滿心要顛覆台灣文學現況的人,後來你們的大夢實現沒有?那些口口聲聲說自己滿腹委屈而遭受打壓或欺凌的人,你們現在揚眉吐氣了沒?那些懷抱著自己的純文學理想而將通俗的網路小說棄如敝屣的人,你們看到有些作者永遠有開不完的簽書會,或者大喇喇站上全國性文藝活動的講台,甚至用最淺薄的文字在耕耘台灣文學的啟蒙工作時,你們汗不汗顏而慚不慚愧?
路其實都是人走出來的,當年那些在很多風雨中都死咬著牙撐過去的人現在都很有自己的一片天,而當年嘴很快而心很慢的人則早已被人遺忘。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日暮途窮的老英雄還握鏽劍,樂嘉城下爭鋒處都換了主角。
往事都比較美,誰都悼念風光的當年卻渾不知時間是最好的記憶裝修師傅。
那個網路創作優質新生代的傢伙被叫了一聲前輩,
而有個那時期的正妹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
你說人生什麼咱說得準?
蹄鐵都換了又換,踢雪烏騅換了呼延鈺騎乘,光輝歲月是少有人點的歌。

於是六和塔的武行者搔起癢來,魯提轄坐化後,智深才真的智深。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02 Mon 2009 20:14
關於往事的說法原來誰都莫衷一是,畢竟蜷曲紙角的照片本身早已滄海桑田,
庸俗的流行用語說那是泛黃痕跡,而不喝酒地整晚卻醉倒侯孝賢配樂中,
寂寞沉痾難起。

陌生的老僧其法相莊嚴,仙佛未知時冠蓋先雲集,輕叩吧,那柩前應有弦歌,
我流落台北街頭,尋個禪七蒲團猶不可得,怎麼全家便利店外蟬聲喧喧?
家母得賜佛號名喚慈巧時,我把啤酒罐放回架上,日光燈映得狼狽無處遮藏。
扶同掛誤著地,誰都擺脫不了轇轕,於是一同沉淪。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