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什麼白目這麼多呀?他們到底都是哪裡來的?都是誰生出來的?如果以後我生出這種小孩,我要怎麼容忍他們在這世界上這樣不用腦袋的活著?怎麼眼睜睜看著他們說些沒腦袋的話、做些沒腦袋的事?

真是可怕的世界哪。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任何方面的事情都一樣,我很歡迎有心切磋或討論或建議或良性批評的一切言論,也會斟酌情形去改進或學習。
但如果是來挑釁或嗆聲或找麻煩或自己為是要裝熟、耍白目的,拜託請滾遠點,我們這裡不歡迎這種人,也懶得理會這種無聊事。
如果你概略性地知道我是誰的話,就應該清楚,拎被沒什麼好脾氣,最好少他媽的來惹我。

特別是那種以為仗著誰或誰或誰的勢而來的,要弄清楚:拎被從來沒把你的誰或誰或誰放在眼裡,當然你就會跟屁更沒差別。
滾遠點,少來礙你老子的眼,這世界很大,總有哪個坑讓你躺,別把我地方弄臭了。
我不見得只喜歡聽恭維的話,但我絕對很痛恨那種沒腦袋還要來送腦袋的廢渣。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Feb 08 Sun 2009 19:53
關於往事的說法原來誰都莫衷一是,畢竟蜷曲紙角的照片本身早已滄海桑田,
庸俗的流行用語說那是泛黃痕跡,而不喝酒地整晚卻醉倒侯孝賢配樂中,
寂寞沉痾難起。

陌生的老僧其法相莊嚴,仙佛未知時冠蓋先雲集,輕叩吧,那柩前應有弦歌,
我流落台北街頭,尋個禪七蒲團猶不可得,怎麼全家便利店外蟬聲喧喧?
家母得賜佛號名喚慈巧時,我把啤酒罐放回架上,日光燈映得狼狽無處遮藏。
扶同掛誤著地,誰都擺脫不了轇轕,於是一同沉淪。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過完年後開店第一天就沒跑完全程,難得很多朋友來光顧,但我卻在練完團後提早離開,因為要帶老爸去旅行。
花蓮其實是個早已去得再熟不過的地方,老爸也是那種喜歡到處兜風就很爽的人,所以旅程輕鬆愉快。途中討論的除了有些要放進家書的故事外,主要還是將來經營民宿的計畫。

三天結束,傍晚到家,按照慣例先清理一屋子貓肆虐後的痕跡,順便扁了牠們一頓,然後準備上班。聽說這幾天店裡生意很差,可想而知,有些朋友打電話來,聽說老闆不在,他們也懶得跑這一趟,無奈,但這是可以料想的事實。

看了一些其他板上的討論,我覺得我很想說的是:這家店開了兩年,除了服務一向在這裡廝混的舊朋友們,也提供給熱音社那些孩子們一個去處外,最重要的,是給盼不到簽書會或來不了簽書會的板友及讀者們一個可以找到我的地方。事實上,兩年來我們在這裡不管自辦或提供場地給人家辦的板聚不會超過五次,因為對店家經營而言,打開店門就是成本支出,如果營業額沒有超過三千以上,那這天註定就是虧本,而坦白說,除了我自己的音樂派對之外,這裡沒有哪個網路活動可以超過這個最基本的消費額度。

所以,如果是在營業時間內,當然我很歡迎誰要在這裡辦網聚之類的活動,我們也很樂意開放地下室的空間給客人使用,然而,如果是在非營業時段,基本上我願意開門的機會不高,所以也絕對不會希望或要求或拜託誰來打擾我跟工讀生們的非工作時段,除非,這些客人真的跟我很熟,熟到不只是一個各板板主跟板友之間的關係。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大度山之戀 08
08

以特別來說,他絕對是一個特別的人,會對我說他奇怪的人生觀,卻又不喜歡告訴我他其他的事情,甚至,也不大喜歡告訴我他太多現實中的事情,即使說了,也都很簡略。
需要把自己搞得像謎一樣嗎?握著方向盤,我想著這個問題。
從弘光到靜宜,不用十分鐘的路程,說不定我們可能早就在某家便利商店裡面擦肩而過,甚至,可能在東海或沙鹿某家擁擠的自助餐裡,面對面吃飯過,只是我們彼此不認識而已。

晴朗的六月底,天空沒有一片雲,藍色是唯一的顏色。說不上該不該興奮或期待,從早上九點半起床之後,我就一直坐在床邊發呆,一直失神地坐到中午,最後,我連像樣的衣服都沒考慮,隨便穿件上衣與牛仔褲就出門了。而直到我發動車子,都還在懷疑這是不是真的。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第二章

沉淪在我的存在中,我是自己的神。
成為我的信徒,我將帶妳走入我的生命。
誰囚籠了誰,將在汗水滴落眉間時分出勝負。

命運是如此安排的,我將在此遇見妳,開啟不可分割的鍵連。
沒有可以解釋的理由,唯有無可預知的愛情,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大度山之戀 07
07

距離星期五之約,還有五天,每天我都遲到,每個教授看我的表情都愈來愈難看,因為我遲到得愈來愈嚴重。

長毛總是有說不完的話,他會告訴我很多詩人,很多詩風,然後會舉例說明。我白天上了整天的護理課之後,晚上還要上新詩習作,只不過,他的說明裡面,通常大部分都是瞎掰的。比方說,他會告訴我,席慕蓉的詩裡面,經常以男性觀點去看待女性的愛情,以男性的立場,去描寫女性的表現,這是一種很簡單的方式,就像男畫家最會畫男生,男小說家最會寫男生一樣。
『從你的論點可以得知結果,所以席慕蓉是男生囉?』
『關於這一點,妳應該本人去向席慕蓉求證。』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老實說今天沒什麼手記可寫,很長的年假放完,把工讀生都找齊了做大掃除,然後陪大小姐吃飯,也跟大家一起吃飯,發了紅包,如此而已。
整個新年假期都窩在家裡,痛快地看了卅集「創世紀」,這部好些年前的港劇現在看來依然精采得沒話說,那種對富豪世家細膩的刻畫比起台灣三流的長壽劇真不可同日而語。老實說我對台灣的戲劇始終一點興趣與信心都沒有,光一想到哪個豪門大企業上至總裁下至工友全都講台語,這種極其荒謬的狀況我就覺得看不下去。

練了吉他、寫了半首歌、打下四分之一的江山,刪掉一大堆A片,然後睡呀睡呀睡地睡得很飽,老實說這種生活也沒啥不好的,而且一有伴就窩在稻香村死命地喝百香綠,這就是最棒的生活。當然因為沒網路的關係,也無聊得緊。

星期一晚上店裡正式開工,不過我十點練完團後就出門,帶老爸去花蓮走走。他說這輩子只去過兩次花蓮,距離上一次已經是二十多年前。這樣講好像一年去個四五次的我很不孝似的,但事實上他去過的國家跟玩過的可絕對比我多上好多倍。但為了避免以後他繼續囉唆,所以我們要去晃個兩三天。當然生意照做,因為小草會把店裡搞定的。

穹風 2009.02.01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