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說初稿完成,時間很短,只用了十二天。不過故事線條雖然寫出來,但人物的情感張力顯得薄弱,自己反覆看過幾次後,也覺得這樣還不足,所以在十二月一日的交稿期限前,應該還可以做完自己的第一次修稿。

這禮拜或許因為天氣冷,生意低迷。不過會發神經的人還是會發神經。昨晚兩點多下班時,跟小莊協力把一個喝醉的女客人送走,打烊時我們的吉他手U先生提議大家一起去看星星,而且建議地點居然在合歡山上的武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明明是很累的精神狀況,結果自己居然答應了。好像每次有新工讀生加入時,我們都會特別愛玩。所以最後成行的一輛車上,有我跟哞店長,還有U先生跟新工讀生文貞,四個人直接往埔里飆。走的是回家的路,但卻有很不一樣的心情,還在便利店裡大採購,囤積不少糧食,因為既然都預計要到武嶺了,我很三八地說了句:那我們幹嘛不直接殺到花蓮去?

結果才到清境農場,我們就看到滿天星斗,而還沒到武嶺,居然遠遠的山上已經可見曙光,所以我們是在攝氏三點六度的合歡山上看日出的,下車拍照時手都完全凍僵。
這趟出去玩有很多收穫,除了滿天星斗跟高海拔的日出,最精采的莫過於U先生 的嘔吐連續技。剛過武嶺他就因為不習慣坐車跑山路而吐了,一路飆中橫到花蓮,他最後幾乎是把自己的頭掛在我的車窗後,就這樣一路吐到花蓮去。但奇怪的是,當我們看到在山路上跑來跑去的獼猴時,他還可以醒過來跟著一起尖叫。

去花蓮還是老樣子,撿石頭、喝羊奶咖啡,吃起司蛋糕,不過有趣一點的是我跟哞店長還有文貞一起睡在海邊的大石頭上,本來以為會很愜意,但其實差點變成石板烤肉。後來到一品香吃紅油乾麵,也買了麻糬。坦白說一品香我覺得只有紅油乾麵好吃。順便又在光南買了影片,然後這才沿蘇花公路北上,途中看到橫亙好長的大彩虹,蘇澳則買了鴨賞。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昨天下午回到台中後,睡睡醒醒,卻在半夜裡頭痛。劇痛醒來後用熱水沖頭洗頭、按摩吃藥,結果反而失去睡意,一直玩三國志玩到今天快中午。
下午簡單寫了一點進度,把昨天構想好的做一點串連。到了晚上一發不可收拾,竟然一口氣寫過一萬字,總字數已經超過七萬字,開始進入第五章,準備完結篇。

昨晚半睡半醒間,夢到的已經全都是第二部的開頭與大概架構,非常入戲的情緒,可能要等到全部寫完這三部後才能解脫。跟行銷部門敲定,十二月兩場簽書會跟音樂表演的內容。把原本很短暫的表演時間多拉長一點。爭取這樣的空間,是為了讓音樂表演有其意義,否則花了大把銀子去租器材,居然只做幾分鐘的歌,多麼可惜。但即使是已經多爭取了一倍時間,其實還是很可惜。
交通費的部份在跟樂團人員討論後決定不收,畢竟不是大到多麼了不起的樂團,能有一個表現創作的空間已經讓人很滿足,還要收什麼錢呢?

凌晨一點,哇沙米到台中,看她進吧台工作,很有當年的感覺。那是最讓人放心的時代,也是笑點最多的時代。大家都長大,也都慢慢離開了,感慨良多。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些年來很少看到能讓人點下播放鍵才三十分鐘左右就放棄的電影了。劉德華真是糟蹋了自己去去演「三國之見龍卸甲」這部電影,當然洪金寶也很委屈。我覺得整體而言,最該死的大概是編劇,因為這一切都是劇本的問題。

無論正史或小說,赤壁戰前曹操的部隊都不叫「魏軍」,還沒入川建國之前,劉備軍也不會叫做「蜀軍」。人物刻畫非常失敗,歷程交代不清,雖然說是為了節省不必要的枝節,但卻錯誤引導觀眾誤以為關、張是死於北伐。且封五虎大將那一幕,趙雲穿了非常不吉利的白袍,我還一度誤以為是看到龐德抬棺材要去對付關羽的橋段。為何一身白袍,連這都沒交代清楚。當然更別提前面單騎救主那時的囫圇吞棗跟莫名奇妙,最好哪個夫人是被曹軍「疑似逼姦」而死的。還他媽的可以搶到曹操面前去拔他的劍,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兒。

如果有唯一一個可以讓人覺得還不錯的,大概就是戰爭場面中,武將都騎在馬上作戰,這跟「赤壁」裡多位名將都騎馬到陣前然後下馬來pk的荒唐比起來,算是可信度高一點。而諸葛亮那番出師前的致詞當然我們就更別提了,好嗎?

電影看到這裡,我決定退片,關了視窗。簡單來說,劇本錯亂而荒謬,演員挑選非常失敗,幾乎都無法傳神演出三國人物,兵法戰陣簡陋可笑,這四點就是整齣電影被死當的原因,而且絕對無法重修。我玩三國志都可以照著故事線去逼電腦玩家配合演出了,那些拍這部電影的工作人員到底在想什麼?還他媽的曹嬰咧,這是哪位呀?這不是心得,這是吐血的遺書。比電影裡諸葛亮的亂七八糟出師表更壯烈。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十五日晚上難得店長早退,本以為會是悠悠閒閒的的週末,誰知道後來忽然兵荒馬亂,一群群學生進來,結果老將披掛上陣,做了一陣子調酒後,忽然開始腰酸背痛。寶刀沒老是真的,不過揮不動而已。
拖到五點才關鐵門回家,洗了澡就出發往基隆去。上上週因為是非假日,八斗子國中進不去,無法實際勘景,所以延了一週;上週末基隆大雨,去了也看不到,於是又延一週;這禮拜雖然去了,但事實上小說已經接近完稿,雖然假日時校園可以踏進去,不過該寫的其實也早已寫完了。下午兩點又回到台中,洗完澡後一躺下就失去知覺,直睡到現在的晚上八點半。而糟糕的是,第一部「左掌心的思念」在完成結局構想的基礎後,我現在夢到的,全都是第二部的開頭。在夢裡還會跟自己說這個開頭不夠爆點,可以再換個場景跟人物來對話;對話的內容還不夠辛辣,可以更暴衝一點。

昨天彰女的學生來採訪,才跟她們說這條路很難混,但結果自己現在在這裡說得好像很開心,巴不得有寫不完的小說似的。所以醒了,準備今晚寫稿子。第一部預計在這星期內完成。接下來好準備迎接十二月的表演,要開始練吉他跟練唱,也要接著往下寫了。

不過等一下可能要去找阿虎,他說今天開了車回台中,剛拿到駕照後的第一次上路就跑高速公路回來,沒撞死還真是奇蹟。不過因為路邊停車的技術太爛,已經撞到三輛車,叫我快點去救他。
這種行為真是適合當我第二部小說的男主角。只可惜預設的人物形象要像小池徹平,還真是白便宜了阿虎。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店裡變成中文系的考前惡補中心了,我居然在幫人家上詩選跟台文史,準備期中考。然後自己的小說反而難產。一整晚生意都不怎麼樣,不過樓下比樓上熱鬧,就因為這幾個學生。

晚上在看吳念真的《尋找太平‧天國》,這本影響我很多的書。電影或小說都是已完成的作品,而在籌備跟製作的過程中,有很多不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手記的價值,所以我才寫起了小說人手記跟開店小心情,後來因為小說常常在店裡寫,所以最後通通併入了「小店」裡。

「左掌心的思念」寫到第二章結束,開始真正面臨了問題。到底這樣的愛情故事所要表達的是什麼呢?總不會只是一段純純的愛吧?故事的主角可一點都不單純。在阿虎跟麻雀通通變成演員後,故事比原來構想的生動一點,不過主角的部分卻反而模糊了焦點。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討論,讓故事線不斷延伸下去,但問題是,要延伸到什麼時候呢?總得有幾個爆點跟結束的關鍵所在,而那就是現在的問題。幸虧這個月沒其他特別重要的大事,可以好好把問題想清楚,再找時間上基隆去勘景,確定故事的氛圍。所以,寫一篇東西絕對不會只是寫一篇東西而已,至少你得搞清楚自己在表達什麼,不然那就只是一篇很長的屁話。

穹風 2008.11.11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告別的年代》簽書會‧穹風樂團演出

@台北
12/21 下午3點~4點半
法雅客新光三越南西店
台北市南京西路12號9樓(新光三越南西店九樓大廳)

@台中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3) 人氣()


07

「她說她從來沒有過這樣同居、兩個人的生活,還有一起經營未來的可能性。」我說:「二十多年來,她甚至沒考慮過結婚。」
市政府在愛河兩岸舉辦園遊會,大熱天裡人山人海,小魚拉著豬豬一起蹲在撈金魚的攤販前興奮地玩,我則跟廖親親滿臉無聊地靠在河邊的欄杆上發呆,順便聊起上次在綠島的那件事。
「好像從以前就是這樣。」廖親親點頭說:「小魚對結婚沒什麼興趣,你如果真的想娶她,大概得花費很大一番心力,而且搞不好衝突會很多。」
「基本上,你他媽的說得對極了。」嘆著氣。如果有面鏡子,我猜映出來的應該是我充滿懊惱的表情。
「但是像小魚這種心直口快的人,跟她相處也會有很多快樂的地方吧?」廖親親問我。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6

綠島是個我自以為熟得不能再熟的地方,從大學的畢業旅行開始,幾乎每隔兩年,我就會旅行到這島上來。所以房間整個粉刷好後,過沒多久,當有那麼一天,小魚問起綠島時,我很不假思索地,就把環島一圈的所有景點,包括一些旅遊書上沒有註解,一直不為人知的小去處都跟她說了。
這趟行程同行的還有她過去排球隊裡的同學,一共三男三女。為此,我還去跟我「準妹夫」張羅來一部休旅車,就這樣滿車的人跟行李,浩浩蕩蕩出發,飄洋過海到了這熱得令人發暈的島上,第一晚,我們決定先來體會一下半夜的露天溫泉。
豬豬是個聲音很甜的女孩,說起一家近來常去的精品店,臉上滿是興奮。雖然我對香水、飾品類的玩意兒一竅不通,但也聽得津津有味。那家精品店採會員制,需每年繳納會員費,方可享受折扣優惠,但好處是會員可辦理幾張副卡給親友共同使用,還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於是我問豬豬,想知道她的副卡額度剩下幾張,儘管我個人對此毫無興趣,但我倒是有個很愛敗家的妹妹。
「還可以辦兩張,你要的話我拿表格給你填寫申請。」豬豬很大方地說。
「那我也要一張。」小魚接話。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5

「這是怎麼回事?妳是癌細胞嗎?居然這樣偷偷摸摸地滲透過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房間裡有兩座大衣櫃,說好了一人一半,小魚另外還有一組塑膠製的四格櫃子,放她帶過來的衣物。我再仔細看了一下,確定沒有開錯櫃子,原本這抽屜裡放的應該是我的褲子,結果打開來,先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疊女人的上衣,而且折得很不整齊。旁邊是她的褲子,我的已經被壓在最下面。
「哎呀,你的褲子那麼少,放在那個大抽屜裡,多麼浪費空間呀。」小魚說得很自然:「借人家放一下嘛。」
「我說真的,女人,妳只有兩條腿呀,要這麼多褲子幹嘛呢?」我把她的衣服挪開,找出自己的工作褲來換上,然後開始搬挪屋子裡的擺設,小魚則在地上鋪報紙。
「你應該慶幸才對,我只有兩條腿,所以只有這些褲子,要是再多幾條的話,可能你連原本放書的櫃子都得清出來讓給我了。」
「幹。」啐了一口,我提著已經稀釋過的油漆,爬上桌子,從天花板的角落漆起。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4

之後的過程倘若還要一一細述,那就不免顯得流俗了。大雨下得無止無盡的那些天裡,雖然愛河沒有潰堤,但大高雄地區卻到處傳出災情。躲在四樓的公寓裡,沒有稿件要趕的日子,我悠哉地坐在電腦前,根據腦海中的想像描繪圖案。平常工作時,那些小說裡總有豐富的場景,足夠我跟編輯討論出最適合故事的地點來繪製封面,但那幾天,無論我怎麼搜尋記憶裡最感動的畫面,結果呈現在電腦螢幕上的,卻全都是同一個人的樣貌,同樣是她的側臉。

那時我在想,如果當初學的是動畫,是不是人物表情就能更生動一點?會不會更栩栩如生地就讓她出現在我眼前?我像個超級宅男,用繪圖軟體畫了一張又一張的她,有蹇眉沉思的,有開懷大笑的,有平靜安詳的,各種表情都有。這些圖畫沒有一張重複,我也不看第二次,因為倘若我想再看她一眼,那麼花個二十分鐘,我就能畫出新的另一張。

就這樣畫了幾天,在一個大雨如注的晚上,當我終於開始嘲笑自己的荒唐時,丟下沒有進度的工作,關上手機,我逃離了出版社編輯發了瘋似沒完沒了的催稿電話,開著二手的福特汽車。在小酒館門口,因為它無預警地又暫停營業而錯愕不已的八點二十分,小魚穿著廉價雨衣,推著機車經過,跟我一樣傻眼的表情,看著深鎖的大門,罵了一聲或許別人聽來不雅,但我卻覺得出自她口就很直率真誠的「幹」字。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3

那是我們第一次相遇,也是第一次講話,客套而禮貌,一切都中規中矩。我不是個對自己毫無自信的人,但卻自始至終都沒有太多話,反而是她嘹喨爽朗的笑語瀰漫了生意很差的整家店。
大維見證了這整個過程,我說這是頭一次,在一個看得對眼的女生面前,完全失去了想要表現自己的欲念,甚至除了名字,對於小魚的其他背景也沒多做探詢。
「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對大維說:「如果你真的很喜歡一朵花,你會希望它開在通風良好、日照充足的花圃裡,而不是被你佔據,從此只能插在臥房的花瓶裡。」
「十多年來我聽過了太多次你的這種論點,到頭來這些花的下場都一樣。」大維嗤之以鼻:「它們都在你的花瓶裡插著,直到有一天你因為忘了換水,害那些花都爛了,最後只好丟進垃圾桶為止。」
「是嗎?」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2

用小掃把將房間仔細清掃過,到處都是貓砂、貓毛。掃完後再用抹布慢慢地,跪在地上將每一塊地磚擦得發亮,這工作花去了將近一個小時。全部完成後,我到浴室去,乾脆連衣服都洗了。
附近就有洗衣店,六十元可以將一桶衣服又洗又烘又折。大部分我的衣物都在那裡被處理,所以會需要窩在浴室裡動手的,只有她的寶貝衣服跟內衣褲。有一次跟大維聊起,他對我願意幫女朋友洗內衣褲的這件事感到訝異,因為乍看之下我是非常嚴謹而內向的人,理論上應當懷抱著很強烈的大男人主義。這種訝異在我第一次幫她把內衣掛起來時,我也從她臉上看到過。
「一般來說男人都不會做這種事的。」她那時候說。
「那是指『一般』而言呀。」我說:「洗內衣褲應該用冷洗精,別丟進洗衣機裡攪和,非不得已,至少也要裝在洗衣袋裡。」把一件粉紅色的內衣披掛在衣架上,掛上了窗外,我繼續嘮叨:「內衣褲最好別晾在室內,以免溼氣讓它發霉,穿在身上的話會不舒服,還可能感染。」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01

羅東火車站外,夜風輕徐在空曠的街邊,沒有想像中清涼。拿著便利店裡買來的熱咖啡,我有點後悔,早知道應該點杯冰飲的。車站前早已空蕩無人,獨坐階梯上,我試著品嚐一個人流落異鄉時特有的優閒與寂靜,不過卻失敗了。心裡想的東西太多時,就看不見再美的風景。
「你這樣子還真像流浪漢哪。」背後傳來大維的聲音。說披著頭髮,穿著舊牛仔褲的我像流浪漢,但他也沒好到哪裡去。一百六十五公分的矮個子,戴著黑框圓眼鏡,下巴滿是沒刮的鬍子,他看起來跟舊電影裡的嬉皮也沒什麼差別。
「這趟怎麼樣?」坐在旁邊,大維比我聰明,這悶熱的深夜,他手上是麥當勞的可樂。
「其實沒什麼心情看風景。」嘆口氣,我說。「不過屏東線的鐵路沿途還不錯,東部幹線的幾個小火車站也挺值得走走。」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把「天荒地老」四個字丟進垃圾桶裡,那麼弦音今晚就依然柔宛。
咱們哪,不言不語地也無聲了幾個寒暑。
世界盃依然是世界盃,奧運邁向下一屆,今晚我只喝水蜜桃烏龍綠,
那年,妳髮稍有相似滋味。

如果下輩子我還記得你,我們死也要在一起。
好吧下輩子如果我還記得你,你的誓言可別忘記。
歌是這麼唱的。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從十一月六日的凌晨開始,到十一月八日的下午,居然已經寫滿三萬字。這是從零二年底退伍開始寫網路小說以來,幾年內不曾再有過的速度。而且,也是少有 的樂趣。因為即使交稿在即,但卻完全沒有趕稿的壓力,只有急著想把那些點子 變成文字的興奮感。
「左掌心的思念」是第一部,之後則可能是右掌心或左腳掌,不過後面兩本那個書名的構想大概又會被編輯打槍。

我發現自己真的很愛寫這種國中生的愛情故事,大概因為國中是情竇初開而又最具憧憬的階段,一旦上了高中、大學,體驗到社會壓力後,就會知道愛情遠非當初所想像,也絕對不是你愛我而我愛你那麼簡單,太多現實壓力會讓愛情變質。而正因此,所以從這群人的國中開始寫,我希望可以表現出每一時期不同的面向,也讓不同個性的一群人各有其故事與結局。
不過話又說回來,怎麼看都覺得我寫出來的國中生似乎很超齡,那些思維與行為其實比較像高中或大學。但這兩天看到的社會新聞,好像其實現在的國中生也不如理論上應該有的天真單純。大概是社會進步太快了,所以我才有這種擔心,而且是無謂的擔心。

因為那個「一天五千字」的廣告,讓我覺得很鳥,所以希望自己可以藉著行動來證明。做一個職業的寫作者,一天五千字是真的不算太勉強,因為小說不比散文或詩詞,你有太多可以寫的東西,跟不得不做的具體描述,有時候五千字可能只夠寫一個場景或橋段,真的要把故事寫完整,恐怕我們這些網路小說作者各個都不及格,因為我們太重視故事主線的發展,而忽略了旁線與描寫的重要性。
但無論如何,總之我非常鄙夷那樣的廣告,而且可以很大聲地說:老子一天都寫了一萬多字,而且每天都還得顧店,在那邊陪客人喝酒聊天。很難嗎?並不難,只是少了點看A片的時間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怕是無從分辨得起那一點微弱的是真或假,
太遙遠西風自深秋裡來,流傳著故事便信不得真做不得準又喬裝得無謂。
那算不算得上遺憾,妳說?
夢醒後三分之一搖籃曲依舊,我用菸灰排成妳的輪廓。
思念,在左掌心。

而此刻天氣好嗎那島國北方?雲深縹緲中好遠好遠似昨夜夢裡好近好近。
要記得懷裡我的溫度妳的氣息如髮絲繾繾般清晰。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辭退了一名工讀生,心裡其實很難過。那代表的除了是自己用人的能力受到質疑外,也表示一段合作關係的終結。其實表現不是很差,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專屬的特質,而那特質與店裡員工所需的特質不相符合而已。我只好用這個理由來解釋辭退工讀生的事。
算一算,將近兩年來,這是第二次我辭退員工。頭一回是因為該員工表現的態度太差,而那也是看在別人的面子姑且用之,所以當時一點難過的感覺都沒有,辭退了也無所謂,反而還讓大家都開心。但這次真的不一樣。
加上店長,現在有三個人排班工作,其實應付得過來,必要時之後可能會再增加員工。

店裡的空調機終於安裝上去了,幾年來地下室一遇到人多就悶熱的情況總算可以改善。但問題是店裡的配電電壓不足,不但容易發生跳電狀況,甚至有走火的危險性,所以另外還要請水電行來施工,這樣才能讓空調機起作用。
重新整理配電的費用很高,然而房東顯然想坑我出錢,所以我叫他去死。當然他不肯付錢也沒關係,拎被把店給收了,這破地方爛路段看他要去租給哪個倒楣鬼,然後等著著火算了。
所以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那麼今年跨年的大型活動,大家在地下室就會享受到涼快的冷氣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