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感謝每一位好朋友的祝福,更感謝你們這麼配合地假裝相信我真的只有廿八歲,大家果然都是好人。
是沒有什麼慶祝生日的習慣,老爸常說人活著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一年裡還有三百六十四天是重要的日子。不過當然站在開店的立場,這算是店裡的重要節慶活動之一,所以即使不怎麼習慣過生日,但還是要通知幾個熟一點的朋友,讓大家在這裡喝幾杯,胡鬧一下。
雖然昨晚真他媽的不小心就鬧大了。

我現在很擔心的是廿五日那句「開放灌酒」會不會害死我自己,昨晚喝進肚子裡的,如果沒有頭暈漏算的話,應該有兩杯純的大麻酒,那是濃度七十的噁心玩意兒、一或二杯濃度八十的生命之水伏特加、兩盎司一般的伏特加,以及一杯濃度無法計算的「宇宙漫遊」,跟兩杯大杯生啤酒。噢,還有一杯純的龍舌蘭,跟一杯生命之水、大麻酒混出來的不知道什麼鬼東西。
這些東西灌進肚子裡,差點打破了我的不敗神話。除了剛吞掉的蛋糕被大麻酒嗆出來兩口之外,我居然可以保持清醒,而且還跟大家玩在一起。發過誓的,當老闆的任內決不能在自己地盤上醉得不醒人事,這沒有什麼緣故,純粹是無聊的面子問題。

不過我倒是十多年沒被阿魯巴過了,這不是國中生在玩的遊戲嗎?為什麼昨天晚上我們這些男人加起來都快要破兩百歲了,大家還玩這玩得這麼爽呢?實在不是我愛說,但是拎倍的「改邊」還真他媽的痛,而我那件褲子可是真正聯勤兵工廠生產的陸軍迷彩褲,要是磨破了可划不來呀。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