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1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9

「今天不用上班嗎?」第一句話,羽華問我。
「請假了。」我說。
兩天後,終於鼓起勇氣,我走了大約四十分鐘,走到羽華家,又是那個小公寓,一樣的鐵門邊。只是這次的心情,跟第一次來是天壤之別。按了電鈴,應門的羽華非常憔悴,頭髮沒梳,臉上有很深的黑眼圈,身上是非常簡便的家居服,一件淺藍色上衣,鼠灰色運動長褲,連拖鞋都沒穿。
小木桌前,一杯她給我的溫茶。羽華蹲坐在牆角,點了一根香菸。但她沒怎麼抽,只是任隨煙霧將她包圍得朦朧。
「他走了。」良久後,她才說。
「我知道。」我點頭。雖然我不曉得劉建一是怎麼跟羽華解釋或說明的,但跟那點細節相比,我更在乎的是羽華的心情。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28

「才幾個月呀!妳就把一個平靜的世界全給毀了。」今年東京的雪下得晚,跨年夜都過去了,半點沒有要下雪的跡象。吃過拉麵,微微細雨中,不撐傘地走到鐵塔下面,亮澄澄橘色燈光如此燦爛。站在鐵塔下,抬頭仰望它的雄偉,我卻忽然說不上去了,拉著李靖康,坐在外面的階梯上一起淋雨。
「就是因為把台灣那邊的世界都給毀了,所以我才逃回來呀。」嘆氣,我說。
「這麼說來我還應該感謝妳的搗蛋囉?要不然想見妳一面,說不定我還得飛回台灣去才行。」他說。故事聽了一半,李靖康先去買來兩瓶熱咖啡,跟我對分,讓我繼續說下去。

那天讓劉建一繼續睡著,中午我出門上班,再回來時,他已經離開了,桌上留下一張紙條,寫著:「我找不到一條自己的路,就沒資格愛一個我愛的人。謝謝妳這些年來從沒變過,謝謝妳讓我知道,原來我還可以做更多。等我,好嗎?下次再見面時,希望可以看見依舊綻開的花朵。我會快樂點,會更努力點,因為我知道,妳值得我這麼做。」
寫得非常沒頭沒腦,一副交代遺言的樣子。晚上十點多,我看著那張紙條失神許久,後來是楊博翰的電話把我喚回神,他人就在我家樓下,就在巷尾那家便利店前。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7

媽媽一直問我,為什麼不太跟人說話,老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再不然就是一天到晚往外跑。「搞什麼,回台灣一趟才多久,就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了。」沒理會她的嘮叨,我逕自走上樓梯,回到我的房間。丟下包包,往床上一躺,什麼也不做地,只想睡著就好。
下午四點半,外頭天氣很好,也聽得到樓下還傳來人聲,有陽光從窗口照耀進來。我閉著眼睛,但卻完全無法入睡。這是回日本後的第五天。

第五天了,無所是事地逛來逛去,像是想把前五年封閉的自我一次釋放出來似的,每天我都往外跑,有時甚至趕著最後一班地鐵才回來。去了新宿御苑,在沒有櫻花盛開的櫻花樹下發呆大半天;去自由之丘,在充滿歐式風格的建築與巷道間穿梭來去;去了歌舞伎町,在燈紅酒綠的霓虹錦繡中感受自己的茫然,甚至還去了就在我家附近的淺草寺,站在「雷門」大燈籠下,跟一群觀光客混在一起,還被兜攬載客的觀光人力車小販搭訕。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花的姿態 第五章

崩毀的城樓邊還飄來八月晚花香,漫著當年走過時依稀存在的思念。
那時的我們如此膽怯,然而純真。
那天,你緊緊擁抱著我,而我吻你。
倘若那是需得割捨一切的代價才能換來的吻,我願意。

一個小時的時差之外,有好遠好遠的思念;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