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記

這是所有成書的故事中,我寫過最短、也是花費時間最少的一篇,總字數只有八萬字左右,真正寫作的時間只用了十七天。但在這十七個工作天前,我卻花了好多時間去蒐集材料,去感受人物的感受,然後才開始動工,讓它變成我最喜歡的一篇小說之一。之所以會是最喜歡的之一,是因為這篇小說沒有複雜來去的劇情,沒有太多枝枝節節的敘述,但是卻多了很多「感覺」。
很難說明那是一種怎樣的心情,只能說我把自己對愛情最大的憧憬投注在故事裡,那是若干年來,我們夢寐以求而不可得,甚至連自己可能都做不到的。誰能夠為一個心裡的人這樣付出跟守候?又有誰能夠堅持自己對愛情的信念,長時間地無怨無悔?
所以這故事裡沒有壞人,因為愛情裡本來就沒有壞人,有的只是幸或不幸而已。但面對不幸的遭遇,或愛情與友情相互衝突時,人該怎麼選擇?所以我不想讓誰跟誰撕破臉,就算難以兩全其美,也能夠抱持著祝福與感恩的心,希望對方得到幸福就好。這是我理想中的人,但他們在現實中幾乎不可得。而正因為不可得,小說才有存在的必要。

感謝提供我很多材料的大家,也致上很深的歉意,不小心把劉建一寫成一個很悶葫蘆的人,所以關於官將首、美髮業的很多知識都沒有完全用到,希望以後可以在小說裡寫到更多。也感謝現實中的采芹、羽華,還有建一,你們的名字真的太適合這故事了。
寫愛情故事的第六年,第十二本書,沒有太囉唆的故事,沒有太囉唆的後記,只有我自己很微薄的希望,希望每個人都幸福,這樣就是最好的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0) 人氣()

32

雲山飄邈,霧氣籠罩。我花了好半天時間,才適應台灣的道路行車方向跟駕駛座位的不同。如果是楊博翰開車,大概可以省下一倍時間,而我花了快三個小時,才開車開到車埕村來。
借車時,楊博翰再三叮嚀,吩咐我看到警察時應該怎麼說怎麼做,但我根本沒在聽,只是低頭看他畫的地圖,想快點把他的車開走而已。不搭火車,因為我討厭等車,已經等了太多年,我不想再嚐到那種等待的滋味。一路從省道開過來,到水里街上時我就知道路了,順著縣道回車埕村,天氣不算差,很涼快,很舒服。

車埕車站的木牆沒有再粉刷,一切還維持當年的模樣。國中時如此,高中畢業回來時也如此,現在看,它還是差不多。把車停在車站外面,關車門時,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做足了心理準備,然後這才邁步。我想去看看,看他留下了什麼驚奇給我,就像那天他忽然跑到我家去,趁著沒人的時候,拿起客廳桌上的留言紙,又寫了一張「晴耕雨讀」一樣,讓我震撼不已,全身毛孔都張開,眼淚不知不覺間流得滿臉都是。
「第二年,我走了,跟妳一樣。」
「第三年,芹菜花開了沒?我等了好久。」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31

所以我收起了自己的鬱悶跟難過,結束了那幾天無頭蒼蠅般的盲目。李靖康聽我說完這個漫長的故事,雨早已停了,東京鐵塔的燈光依舊繽紛燦爛,跨年夜剛過不久,羽華已經寫信來,跟我約定了農曆年的時間,等大一上學期一結束,她立刻就會過來,而且還說要找采薇一起來。
「妳說……那個徐羽華很漂亮?」
「比我漂亮一百倍。」我說:「看名字就知道,她是擁有華麗貴氣的翅膀的天使,而我只是一棵開了也沒用的芹菜。」
「妳說她會來日本過寒假?」
「保證讓全東京的美女都為之失色。如果她來我家住的話,那麵店肯定生意大好,因為男人們都不想走了。」
「那麼……」李靖康臉上忽然一陣古怪,對我說:「麻煩請幫我跟令堂說,麵店靠近樓梯口的那個座位,請幫我保留一個寒假的時間,謝謝。」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0

坐在浴缸裡 蓮蓬頭
代替我哭泣 像下雨
其實我不知道 眼淚有沒有流
就像這故事中 你有沒有愛過我

虛弱的窗簾 留不住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人生最悲慘的莫過於此:當你懷抱著滿心期待,終於等到演出日期的那一天,興高采烈地收拾行李準備出遠門去看一齣精采的舞臺劇時,卻發現:他媽的戲票不見了!
如果明年僥天之倖能讓我再去一次聯合文學文藝營的話,我一定要對著馮老師,哭著跟他抱怨這件事!

然後來說說昨晚的心得好了。
時間直到晚上九點,我幾乎以為晚上的派對要失敗了,因為竟然沒有幾隻貓。而在那之前我傳了幾十封簡訊出去邀約,也完全沒人回覆給我來或不來。忐忑的心情沒敢讓任何人知道,時間接近,工讀生問怎麼都沒客人時,我還假裝老神在在,叫她們稍安勿躁。那當下最著急的其實是我,因為這場派對的主題是我的生日,而內容是我們的樂團初登板演出,倘若要是門可羅雀,那以後大概也就跟著完蛋了。

所幸,到了九點半後,人潮開始增加,很多從外地遠來的朋友都陸續抵達,也給了我很大的信心。雖然,甫上臺,音樂表演的一開始,我就是第一個放槍的樂手。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先感謝每一位好朋友的祝福,更感謝你們這麼配合地假裝相信我真的只有廿八歲,大家果然都是好人。
是沒有什麼慶祝生日的習慣,老爸常說人活著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一年裡還有三百六十四天是重要的日子。不過當然站在開店的立場,這算是店裡的重要節慶活動之一,所以即使不怎麼習慣過生日,但還是要通知幾個熟一點的朋友,讓大家在這裡喝幾杯,胡鬧一下。
雖然昨晚真他媽的不小心就鬧大了。

我現在很擔心的是廿五日那句「開放灌酒」會不會害死我自己,昨晚喝進肚子裡的,如果沒有頭暈漏算的話,應該有兩杯純的大麻酒,那是濃度七十的噁心玩意兒、一或二杯濃度八十的生命之水伏特加、兩盎司一般的伏特加,以及一杯濃度無法計算的「宇宙漫遊」,跟兩杯大杯生啤酒。噢,還有一杯純的龍舌蘭,跟一杯生命之水、大麻酒混出來的不知道什麼鬼東西。
這些東西灌進肚子裡,差點打破了我的不敗神話。除了剛吞掉的蛋糕被大麻酒嗆出來兩口之外,我居然可以保持清醒,而且還跟大家玩在一起。發過誓的,當老闆的任內決不能在自己地盤上醉得不醒人事,這沒有什麼緣故,純粹是無聊的面子問題。

不過我倒是十多年沒被阿魯巴過了,這不是國中生在玩的遊戲嗎?為什麼昨天晚上我們這些男人加起來都快要破兩百歲了,大家還玩這玩得這麼爽呢?實在不是我愛說,但是拎倍的「改邊」還真他媽的痛,而我那件褲子可是真正聯勤兵工廠生產的陸軍迷彩褲,要是磨破了可划不來呀。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很久沒像今晚這麼忙了,平常總有店長跟工讀生在做事,難得一晚,忙得需要我進吧台。從十點開始,一路忙到十一點多,連續幾群小朋友,點的都是調酒,看不慣工讀生手忙腳亂的,決定自己動手。

其實還挺過癮的,在那當下裡,重溫當年剛接店時,一個人在吧台裡操控一切的感覺。不過壞處則是忙完後整個人差點虛脫。其實也不是別人做得不好,只是工讀生對於這樣繁雜匆趕的場面難免手忙腳亂,沒辦法好整以暇地一一處理。

然後現在我真的好累。小草最近變得很髒,一改過去的斯文形象,跟我們一起講著下流笑話時毫無隔閡,剛來應徵時的靦腆現在全丟進了垃圾桶。
而我好累,真的累了,媽的。雖然店裡營收還算不錯,大概拜拜用比薩是拜對了,不過身體跟心裡的疲倦感很難排解。去年週年慶時,我跟大家說:謝謝你們的參與,而明年不曉得還有沒有機會再慶祝這一天。而今,我想第二年的週年慶是真的沒問題,但第三年恐怕就實在很難講了。長時間窩在同一個地方,之於我果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累了,該睡了,唉唉唉。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十月廿五日,晚上八點。
月光咖啡館。
台中縣沙鹿鎮中棲路155號,靜宜大學正對面。

Roy大人廿八歲生日派對!
不收壽禮,來喝酒就好。
「自由意識」、「穹風」樂團演出。
型男工讀生可供把玩。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29

「今天不用上班嗎?」第一句話,羽華問我。
「請假了。」我說。
兩天後,終於鼓起勇氣,我走了大約四十分鐘,走到羽華家,又是那個小公寓,一樣的鐵門邊。只是這次的心情,跟第一次來是天壤之別。按了電鈴,應門的羽華非常憔悴,頭髮沒梳,臉上有很深的黑眼圈,身上是非常簡便的家居服,一件淺藍色上衣,鼠灰色運動長褲,連拖鞋都沒穿。
小木桌前,一杯她給我的溫茶。羽華蹲坐在牆角,點了一根香菸。但她沒怎麼抽,只是任隨煙霧將她包圍得朦朧。
「他走了。」良久後,她才說。
「我知道。」我點頭。雖然我不曉得劉建一是怎麼跟羽華解釋或說明的,但跟那點細節相比,我更在乎的是羽華的心情。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8

「才幾個月呀!妳就把一個平靜的世界全給毀了。」今年東京的雪下得晚,跨年夜都過去了,半點沒有要下雪的跡象。吃過拉麵,微微細雨中,不撐傘地走到鐵塔下面,亮澄澄橘色燈光如此燦爛。站在鐵塔下,抬頭仰望它的雄偉,我卻忽然說不上去了,拉著李靖康,坐在外面的階梯上一起淋雨。
「就是因為把台灣那邊的世界都給毀了,所以我才逃回來呀。」嘆氣,我說。
「這麼說來我還應該感謝妳的搗蛋囉?要不然想見妳一面,說不定我還得飛回台灣去才行。」他說。故事聽了一半,李靖康先去買來兩瓶熱咖啡,跟我對分,讓我繼續說下去。

那天讓劉建一繼續睡著,中午我出門上班,再回來時,他已經離開了,桌上留下一張紙條,寫著:「我找不到一條自己的路,就沒資格愛一個我愛的人。謝謝妳這些年來從沒變過,謝謝妳讓我知道,原來我還可以做更多。等我,好嗎?下次再見面時,希望可以看見依舊綻開的花朵。我會快樂點,會更努力點,因為我知道,妳值得我這麼做。」
寫得非常沒頭沒腦,一副交代遺言的樣子。晚上十點多,我看著那張紙條失神許久,後來是楊博翰的電話把我喚回神,他人就在我家樓下,就在巷尾那家便利店前。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7

媽媽一直問我,為什麼不太跟人說話,老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再不然就是一天到晚往外跑。「搞什麼,回台灣一趟才多久,就把自己搞得不成人形了。」沒理會她的嘮叨,我逕自走上樓梯,回到我的房間。丟下包包,往床上一躺,什麼也不做地,只想睡著就好。
下午四點半,外頭天氣很好,也聽得到樓下還傳來人聲,有陽光從窗口照耀進來。我閉著眼睛,但卻完全無法入睡。這是回日本後的第五天。

第五天了,無所是事地逛來逛去,像是想把前五年封閉的自我一次釋放出來似的,每天我都往外跑,有時甚至趕著最後一班地鐵才回來。去了新宿御苑,在沒有櫻花盛開的櫻花樹下發呆大半天;去自由之丘,在充滿歐式風格的建築與巷道間穿梭來去;去了歌舞伎町,在燈紅酒綠的霓虹錦繡中感受自己的茫然,甚至還去了就在我家附近的淺草寺,站在「雷門」大燈籠下,跟一群觀光客混在一起,還被兜攬載客的觀光人力車小販搭訕。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花的姿態 第五章

崩毀的城樓邊還飄來八月晚花香,漫著當年走過時依稀存在的思念。
那時的我們如此膽怯,然而純真。
那天,你緊緊擁抱著我,而我吻你。
倘若那是需得割捨一切的代價才能換來的吻,我願意。

一個小時的時差之外,有好遠好遠的思念;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動起來了以後,就會很不想停下來。每次寫稿子都是這樣。上次寫完《花的姿態》時就很想一口氣繼續在這方面的工作上繼續做下去,但最後還是停了也冷了,休息了幾個月後才又趕完「告別的年代」。不過篇名還要改,出版社覺得「告別」這兩個字很不吉利。我說無所謂,反正我也沒有堅持的理由,當初只是在吹海風時想到的,如果他們要改也可以。

寫完也修完稿子後,一邊想篇名準備貼連載,一邊則把詩集再整理過,目前一共九十一首詩,好像可以湊到一百的整數,在我真的動手開始做之前。不過原則上還是不希望自己編纂,畢竟那太耗時費工。有時間弄那些,不如認真把稿子寫完再說。

所以我開始修「河流」,印象中我應該沒有把稿子完全貼完過吧?不管是在個站用哪個帳號,反正都是斷頭小說。所以趁這時候還很有心,趕快把故事修繕完,然後一樣找地方讓它變成書。

為什麼那麼在乎這故事的出版呢?其實我也不知道。想了很久,我猜大概是因為這故事比較合乎本來我寫作的風格,當全世界都以為穹風跟愛情故事之間是等號時,我就會覺得規覽趴火,很想跟他們說:幹,拎被比較喜歡寫的其實是這種一直在死人的故事啦。我猜理由可能只是因為這樣子。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才好了一個星期,現在生意又爛掉了,真糟糕。希望廿五日的派對可以像樣點。所以順便廣告一下:十月廿五日(六)是本店舉辦老粉紅以及幾位天秤座的朋友的生日派對,當然任何人都可以來參加。當天會有「自由意識」跟「穹風」兩個樂團一起上台演出。不過我覺得「穹風」跟「靠」這兩個名字,其實我比較喜歡後者,有力道多了。當天除了音樂演出,也會做一些優惠活動,歡迎大家一起來。

今天從埔里離開,把幾件坦克模型都帶過來,做了一些簡單的整修跟塗裝,因為軍品店的朋友送了一組櫃子來,擺放這些坦克模型倒是剛剛好。不過卻也就像吉他手說的,咱們這裡最大的風格就是你搞不清楚它到底是個什麼風格。我說這也沒錯,咱們這兒就是這樣。算好嗎?還是不好?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不過軍事用風跟民俗風跟日式風都混在一起,還有攝影展跟復古風,真的是有點怪怪的?

寫完「告別的年代」,不過出版時可能篇名還要改,至於改成怎樣則目前未定論,幹,這下可真他媽尷尬。不過這故事比較沉重,我覺得大概不會太吃香,因為就像思帆說的,看起來有點像中年阿伯的失戀告白。真要命哩。
不過晚上小詹來店裡,幾個月不見的他,對這段故事很有興趣,聽我講完後,他說其實這還挺符合我的風格,而且戲劇張力很夠,應該不錯看。我說但這其實一大半以上都是我自己的親身經歷,結果讓他啞口無言。

於是又要繼續修「河流」了,雖然我不知道修完之後可以拿到哪裡去;然後商周還在討論詩集的可能性,但我也還要把稿件寄給夏霏,討論自費出版的可能性。反正什麼都還在談,目前沒有決定。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