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來我要寫的已經是三天前的心得。烤肉派對很熱鬧,雖然大部分都是熟面孔,不過正因為是熟面孔,所以玩起來就特別爽。原以為會早早結束的派對,竟然一直烤到凌晨三點才收工,大家都累翻了。在此感謝那天來參加的每一位朋友,多虧了你們的幫忙,才讓我免於整個星期都吃里肌肉的恐怖想像。五千多元的材料一口氣用光,折算起來,派對當天沒有利潤,我還倒虧了一千元。但是沒關係,賓主盡歡才是最重要的。

派對一結束,洗個澡就直接下高雄,差點沒睡死在聖米,又差點沒睡死在回台中的路上,這樣不眠不休地南北當天來回跑還真他媽累。

然後我發現,一個人如果真的要宅,那其實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你只要沉迷於某件事,然後集中精神、廢寢忘食地墮落下去,就會變成一個超級宅的人。每天都覺得自己非常累,明明已經體力耗光,卻還窩在電腦前面征戰天下,把水滸傳的人物通通放進三國志裡,再加上一個女兒國裡的群雌,至少超過一百五十人的新增人物,把整個三國時代攪得大亂,果然更精采好玩,所以我每天打烊後都繼續玩到隔天中午才躺下。

不過我可是也有做家事的,至少今天我就發現了水盆每天都翻掉,是因為那隻蠢貓的傑作,幹,害拎被每天都擦地板。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 Sep 17 Wed 2008 02:41
  • 鏡子

老朋友哪,這夜之深了如何唱起那首曲來?
抬頭依舊是滿天的霧。
我撐不起禁錮著遊子靈魂的平靜面孔,只好隨你低吟不已。
你說你計較的不是那些呢妮喃喃的承諾。
那這段文字又獻給誰好?當我們都不知道如此簡單的要求究竟還有什麼難。
生命哪,愛情哪,刻在紅樓裡的愛慾情仇難道不是誰心深處的魔鬼譜著情詩?

但我們都忘不了自己一路走來曾有些什麼說不出的苦。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年,周杰倫才開始唱黑色幽默,我學會第七個吉他和弦。
回家的路特別遠,又是海,又是天,
連一晌雨都勾勒得斑斑點點。
蟬聲依舊,老教室天花板上舊電扇迴轉如昨,
有段故事,咱名之為「從前」。
飄飄蕩蕩,飄飄蕩蕩就好多年。
春風不是誰無心踏落的錯誤,卻是足跡來時的一路最初。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26

還沒從那四個字裡回過神來,我就接到一通很要命的電話。那是楊博翰打的,叫我最好快點回台中,不管多晚,他都會醒著等我。
心神不寧,懷著不安,在采薇的抱怨中上了客運,急忙忙趕回台中。本來她還打算帶我到東區的夜店去喝酒,但現在所有計劃都泡湯了。再三道歉,我答應下次好好補償她。買了票,上了車,我先撥一通電話給楊博翰。
「快回來,帶我去看醫生。」他電話裡是這樣說的:「我現在滿頭都是血。」
楊博翰滿頭都是血?我很難想像那樣的畫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問他要不要先找劉建一比較快,等我回到台中,他可能已經死於失血過多。
「找他?找他幹什麼?」頓了一下,他說:「那小子人在我旁邊,正在抽菸,而且現在馬上就要回去了。我告訴妳,這一頭的血,就是他幹的好事。」
兩個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死黨居然可以打起來?我聽得匪夷所思,不過在釐清緣由之前,我問了一個讓楊博翰大叫的問題:「他呢?他有沒有受傷?需不需要去醫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25

「出事了,對不對?」楊博翰用非常受不了的表情對我說:「從在羽華家外面看到妳的那天起,我就覺得這是遲早的事。不過問題發生得比我想像中的晚一點,妳還算是有良心了。」
晚上十點半才下班,黎主任說樓下有人等我,沒想到居然是楊博翰。載我到他經常去的小酒館,點了兩杯調酒,楊博翰說:「那天晚上我打電話給劉建一,本來想找他出來喝酒,但是這小子吞吞吐吐地,後來才告訴我,說他跑回車埕去,還遇見了妳。」

「羽華知道嗎?」我比較在乎的是羽華的反應。
「當然不知道。」他搖頭:「劉建一是在我的逼問下才招供的,他怎麼可能把這件事告訴羽華。」
「可是……」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4

「我可以問一下嗎?你剛剛在裡面幹嘛?」搭上電車,我問劉建一。
「在被罵。」他皺眉。
「被罵?」我很訝異,剛剛他們明明就有說有笑的。
「李伯伯說這麼多年來,他終於找到兇手了,就是我。」他臉上的表情很懊惱,但我看來卻很好笑:「因為有人在牆壁上面刻字,一刻就刻了很多年。」
「所以你剛剛是在刻字?」
「剛好刻到重點,結果就被他發現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3

看完了廟會活動,我們又走回來。那邊劉建一的工作雖然完成,也洗淨了臉上的妝,但一時還抽不開身,當然羽華也得東奔西走地幫忙。我們打過招呼後,先行告退離開。埔里街上到處都是人,車子塞到連接省道的橋頭,楊博翰跟我說,往右是我們先前來的路,可以直接回台中,但往左會到日月潭,而中途還有條小路可以通往車埕,問我想不想去日月潭走走。
「都好,這輩子還沒去過日月潭,如果方便的話,去看看也好。不過看完之後,可不可以再順便載我去車埕?」心念一動,我問他。
「妳想去看那個車站,對吧?」他看我一眼,而我點頭。

所以其實我沒有心思翫賞日月潭的風光,湖光山色自有其優雅之處,但站在碼頭邊發著呆,其實心根本不在這裡。離開時剛過午後不久,楊博翰的車速飛快,他在一個小路口轉彎,捨棄了三線寬的省道,帶我轉入另外一條小路。那條路起先我很陌生,四周都是山跟農田,只有偶而會經過一些人家。不過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開車的是楊博翰,他除了嘴皮子,其他的不敢對我亂來。經過大觀發電廠時,我就知道他沒有走錯路,因為這裡已經是我熟悉的地方。打開車窗,我甚至呼吸到了從前的氣味。那是車埕小村特有的,屬於農家的氣息。車子從山頂邊開下來,我要他在三元宮前停車。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多了一名工讀生,很漂亮的正妹,而且是熱舞社的。工作還算勤快,目前店裡人氣正在攀升中,奇貨可居,我很期待看看之後會不會有八卦。

本來這兩天想好好在店裡寫稿子的,沒想到都有朋友來訪,結果該寫的都沒寫,反而喝了不少酒。現在時間只剩下半個月不到,而我還差了五萬多字,真要命。
不過想想應該也還好,因為故事的方向其實很確定,有一大半劇情都只是照著已經發生過的往事去寫,所以不算太難。難的只是逼自己去面對那些時,有點鳥的心情。

星期三下午練團,曲子做了一些細節上的確定,還說要做樂團的團服。經過大半年的討論,最後這團名還是跟以前一樣。重新出發的穹風樂團,只剩下我是老面孔,但做的有一大半是以前的舊歌。其實已經沒有當年那種雄心壯志了,現在玩音樂,除了開心之外,唯一的心願,是在後年離開台灣前,可以進錄音室製作一張屬於自己樂團的紀念專輯,證明我們在有點老兒還不算太老時,曾花費了好大心血,彈奏出這些屬於我們的音樂。這樣就好。
早上七點三十七分,打消想睡的念頭,連澡都沒洗,忽然很想寫稿子。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