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麼就輕輕地,輕輕地,在耳邊對我說個秘密。
無害如陳綺貞唱小步舞曲。
東岸今日午後,有輕輕地,輕輕地天氣晴。

眉間不見鎖了多年的記憶,那樣就好,那樣就好,
用一首歌的時間輕快呼吸,看段風景。
梧桐樹下結了蜘蛛網上那樣靜止如浮雲如妳。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早上八點廿六分,寫八月廿六日的手記。
昨晚店裡來了韓國客人,是一個已經在台灣學了一年中文,溝通非常流暢的半熟客。我們提出強烈的要求,叫她交出那塊奧運棒球金牌。在台灣的最後兩天,我送給她一張「自由意識」的專輯,跟一本自己的書當贈禮,以滋紀念。
人生就是這樣,你好不容易又多了一個朋友,但第一次聊天,就可能是最後一次。至於下次,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機會。

第三次修稿。其實只有前八回,但是居然修了三次才有辦法繼續寫。很多感覺跟回憶仍舊佔滿心頭。誠如小說所言,一段愛情裡不會只有倒楣事,開心與歡笑的一定更多,但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不愉快的那部份實在太強烈了,所以當過了一段時間後再回憶時,居然他媽的半點想不起來有多少是令人高興的,滿腦子有的竟然全都是那些促成決裂的事件。

我猜想可能是因為距離的時間還不夠久,但偏偏我沒時間等,因為等待永無止盡,走不出一個舊的世界,又怎麼看得見一個新的宇宙?
所以那是小說卡在前八回的真正原因吧?下意識裡我自己在逃避,逃避回憶那些回憶的殘酷感覺。直到今天。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2

楊博翰說這件事有蹊蹺,羽華沒有理由莫名其妙跑來告訴我,說她有多愛劉建一。這中間肯定有什麼緣故。
「不可能吧?」我皺眉。
「怎麼會不可能?」他說:「有些事如果連我都看得出來,難道徐羽華會感覺不到?」
我很好奇,是能感覺什麼,但楊博翰也說不清楚,他只堅持一件事:「總之,妳的戲演得不夠好,就是這樣。」

我問他,如果不見面不講話也不行,那到底我還能怎麼辦。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1

很想回車埕看看,也應該去看看外婆,但可惜的是我根本沒時間。補習班的工作比想像的繁重,羽華說這叫能者多勞,誰叫日文班的三個工讀生裡,只有我是真的能用日文對話。所以除了一般的工讀,我還得兼任小老師,幫那些學生做練習。錢是賺得多一點,但相對也比較累,一周一天假日,不要說車埕了,我連下樓去覓食都很懶,只想狠狠睡一天而已。

禮拜一是休息日,一直睡到下午五點半,陽光懶散而無力地灑進來,我躺在床上,完全不想下床。很早就醒了,肚子也有點餓,但我只覺得閉上眼睛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舒服,一天不吃不喝也無所謂,從早上到中午,真的睡不著時,就翻開擱在床邊的書來讀幾頁,看到睡著為止。下午陸續又醒來幾次,不想看書了就打開電視,不過我不想看台灣的節目,頻道固定在緯來日本台,反正聽也聽得懂,就這樣繼續睡睡醒醒,直到五點半,居然有人敲我房門,我的腳底板才總算踩到了地面上。
會是誰呢?住在這裡一個月了,還是頭一遭有人來訪。睡了一天,頭昏腦脹,茫茫然中,我套上衣服,踩著拖鞋,晃過去打開門鎖,結果差點被嚇了一跳,門才剛開了一條小縫,就聽見羽華大叫一聲,興高采烈地擠進來,手上還大包小包。
「都幾點了妳還在睡!」把一個大袋子打開,我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裡面全都是食物,有些是可以現吃的,有些需要烹煮,另外一個大袋子裡頭,居然是一台很迷你的瓦斯爐跟一個小鍋子,還有好幾瓶啤酒。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

黎主任是香港人,香港人跑到台灣來開英、日文補習班,整個就很不搭調。上班的第一天,當所有人用詫異的眼光,看著我跟日籍老師用日文聊天,談起東京生活時,感覺非常不自在。他們不就是為了這個理由才錄取我的嗎?
「妳以為台灣有多少女孩子是年紀不到二十歲,就中、日文都講得頂呱呱的?」楊博翰自以為很瀟灑,但其實姿勢非常不雅,他半躺在椅子上,嘴裡叼著香菸。在民俗公園附近的茶店。露天的座位,因為他要抽菸。當我告訴楊博翰,日本幾乎所有的店家都開放抽菸,或者有特設的吸煙區時,他聽得心嚮往之。不過我沒跟他說的是,當我在一群台灣人面前用日文聊天時,心裡總有股非常複雜的滋味,台灣的一切都象徵著我舊有的回憶,而日文是在另一個新世界裡才使用的語言,這兩者之間的拔河,拉得我有點矛盾,有點錯亂,也有點難以承受。

「對了,早上接電話的是誰?你女朋友?」躲在陽傘下喝著冰涼的飲料,轉個話題,我問。
「那個不算啦。」他手一揮,說:「認識沒多久,談不上交往。而且年紀比我大很多。」
斜睨著他,可是我看不出他有什麼心虛。中午休息時打電話過去,接起來的是個女子,而且一聽就知道還沒睡醒。跟著是楊博翰拿過電話,我還聽到他跟那個女的說了一句:「別亂接我電話。」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個最深的秘密,藏在最初的那地方。
預言了故事的起始,也預言了故事的終點。
悲或喜原來一如四季輪迴無從由人選擇,除了接受。

但或者我該欣慰,終於你看見了我的綻放,在凋零前。
就說一次就好,一次就好,說你愛我,或愛過我。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遠的從前舊曲還悠揚,唱誰住進了誰心裡的防空洞。
那年如此翩翩,木棉盛開,紅了半天,白了半天,長髮迎空,我們倆。
很惆悵的嗓音裡讖言了後來的惆悵。

我後來住在城的西陲之地。
每年有掠過我這小村的商涼清風渡入妳曩昔烹煮咖啡的街道。
若再有那麼一天,我只要曼特寧就好。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其實應該是「小說人手記」才對,因為最近幾天翹班,連續兩天不在店裡,而以後看家的時間可能愈來愈少。所以要來店裡找我的人恐怕得提早約了,否則只怕撲空。

所以還是應該先記錄一下跟店裡有關的事。股東制度是我多年來一直夢寐以求的合作經營模式,就像十多年前我開始在這一行打工時學到的那樣。把每個月的淨利值等級劃分出來,讓負責經營管理的股東來管事,而負責出資的我則逐漸退居幕後,這樣大家都得利,我也比較省事。
從八月開始,我想或許能有多一點時間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了,只要這制度可以做下去的話。

不知怎地忽然發了瘋地愛聽金屬樂,特別是在樂團有了主唱,我不需要站在麥克風前以後。跟以前不同的地方,是我有了比較多的時間跟精神可以花費在吉他上,而也在這時,才真的領悟到自己這些年來吉他彈得有多爛。不過亡羊補牢,總算時猶未晚,從現在才開始認真練起,希望一兩年內可以略略有點小成。當然,也正好補足了貝斯彈得比我的吉他還要糟糕很多倍的阿虎的不足。
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樂團哪,真教人嘆氣。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