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2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最開心的跟最悲哀的都發生了。
悲哀的是一場售票演唱活動居然不到三十個客人,票賣得有夠爛,爛到爆炸。但開心的居然卻也在這裡:台下沒幾個看熱鬧的客人,所有認真盯著台上的,全都是圈內人,大家都知道梗在哪裡。
明白那種感覺嗎?就是當一個調子轉錯時,所有人都會會心一笑;當一個難唱的音唱上去時,所有人都會投以欽服的眼神。那就是最棒的感覺。

「自由意識」當然不在話下,幾首歌雖然聽了很多遍,但當他們四平八穩把曲子演奏出來時,依舊叫人心醉神迷。很開心阿電他們給我這個機會,一起上去跟水母合唱「愛太美」。當我們唱錯歌詞,但樂手還能順利接著演奏時,那種玩音樂的樂趣就真的表現出來了,非常痛快,因為你知道不管怎麼唱,後面的團員們始終都最明白你在狀況的哪裡,永遠可以給你最大且有力的支持,那就是玩團的樂趣所在了。

「阮對庄腳來」果然是很本土的樂團,幾首用到嗩吶的曲子震驚全場,連隔壁餐廳的婆婆都丟下工作跑過來一聽究竟,非常替這年輕的樂團感到開心,也覺得地下樂團就需要這樣的鼓勵。很希望再有機會可以邀請他們來店裡演出。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晚上朋友來,可惜沒有很多時間可以聊天,居然只幫人家簽了書,話題不到十分鐘,我就又下樓去了。
第一次跟弘光科大熱音社合作的感覺還不賴,學生能喝的本來以為少數,沒想到音樂表演結束後反而喝開了,看樣子潛力還大過於靜宜熱音,真是始料未及。不過代價是我的腿快斷了,而且地下室還是很熱,有種熟透了的感覺。下班回來到現在還睡不著,莫非中暑?

開心的除了因為收入剛好補了我的房租之外,重要的是晚上又認識了一些新朋友,而且弘光的演出結束後,涂子跟阿電他們上台玩即興,我也湊著一起唱了幾首歌,台下弘光的朋友們就是現場的觀眾,沒想到還挺捧場的。只是看來有點怪:一個本來站在吧台裡調酒的男人,忽然丟下手裡的東西,或者還抓著毛巾跟威士忌杯,擦到一半就跑上台來唱歌……光用想的就很匪夷所思了。

其實我是有點想把店頂掉了。
有出版詩集的打算,卓融給了建議,叫我別做自費出版,不妨試著投稿到一些出版社看看有無機會。「華人版圖」似乎不錯,但我沒有把握。而整理了一下,我發現前年的詩真的很量產,質也不差,至少是我自己滿意的。但去年可就糟了,非但篇章極少,而且有很多不知所云的東西。當然,我自己明白內涵而別人完全嗤之以鼻的也有好幾篇。但總之質量都遠遜不已就是了。
很怪的,一樣一年兩本書,一樣是這一家店,除此之外我到底都在做些什麼呢?很忙很忙,永遠都是很忙很忙,但除了兩本書跟一家店以外,沒其他成果。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鐘鳴響過十三,白燭搖曳。
虛無間幻化著是黑色火把影下前來迎接新人的歡慶──又一次的死亡。
佛唱聲慢慢止歇,極樂漸遠,沉淪成了沉淪的代名詞。
而我敲打鍵盤如木魚之空。

沒有錦屏山倒的隆重,倒有些許撈月的荒唐。
放完焰口後還得承受那些個書生的塚邊庸議。
何其可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黯藍,最後一根菸抽完後,什麼都跟濾嘴偕手死去。
你的,我的,都不是我們的了。
無風,倦鳥尋個落腳的地方,卻流落中夜在酒館裡,
就慢慢亮起了,又是 美──好── 的一天。

只是似乎還記得曾有一朵白色酢漿草那麼搖曳。
在昨天,在前天。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

「剛剛經過妳旁邊,我就覺得很眼熟,沒想到再騎回來看,果然是妳。我的眼力還算不錯吧?」笑著,他說。楊博翰蓄了一頭長髮,很有日本型男的味道,而且他長得好高,以前大家身高都差不多,現在我卻矮他足足一個頭。
「什麼時候回來的?妳剛剛是到羽華家吧?」載我到附近的咖啡店,但我只點了一杯熱花茶,坐在角落,燈光亮黃,大帷幕玻璃窗外的夜景更襯得我心裡的荒涼。故人相逢,原本應該要很有話聊的,但現在我卻完全沒有心情了。看看眼前的大男孩,再想想剛剛看到的羽華,它們都變了好多,跟以前大不相同。而我呢?縮在椅子上,我發現自己在飛機上還自以為的成長與成熟都不見了,現在我只看見自己的懦弱與徬徨,跟以前一點差別也沒有。

「我剛剛就跟建一說,說這個蹲在路邊的女生側臉看起來很像余采芹,他還死不相信。」哈哈一笑,他說:「這下他可嘔了,我跟羽華都見到妳了,就他沒這緣分。」
緣分?算了吧,這時候最怕聽到的,就是劉建一這三個字。楊博翰問我身體是不是不舒服,如果有需要,他可以送我去醫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6

匆匆告別,我幾乎不敢多看羽華的雙眼。她問我接下來是否還要拜訪誰,但我搖頭,說要回台北。
「台北?為什麼不住下來?」很訝異,她眼睛瞪得很大。
「今天剛回台灣,就這樣直接跑到台中來,連我妹都不知道,不回去的話,她會擔心的。」編了理由跟藉口,我說:「明天也還要去看看我爸。」
她不能再多挽留,我只說最近會再找時間南下,之後還有工作跟升學的問題也要問她意見,羽華這才點頭。那杯咖啡我一口也沒喝,拿了包包就準備下樓,太匆忙的結果,包包裡一大疊羽華以前寫給我的信全都灑了出來,掉得滿地。
「這些信……妳都還留著……」說著,她的眼眶又紅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

原以為會一路晴天的,沒想到才過新竹,天空就一片陰霾,過了三義後甚至開始下雨。以手支頤,望著窗外,我默默回想當年。已經記不得跟羽華認識的最初了,彷彿有記憶以來,羽華就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國小那六年裡,我們幾乎形影不離,放學後她常帶著點心跑來我家,采薇就是這樣才非常喜歡羽華,因為她總有可口的蛋糕或餅乾,在那個貧乏的村子裡,我第一次吃到肯德基蛋塔也是因為徐媽媽的母愛,還有羽華的友情分享。

上了國中後,羽華逐漸有了明顯的改變,她開始重視身材跟臉蛋,書包裡總有幾瓶保養品之類的。但那絲毫無損於我們的交情,甚至她也很樂意與我分享那些美容保養的經驗,會把東西塗抹在我臉上。

那麼現在呢?一別五年,她上了高中,又即將從高中畢業,會不會有什麼改變?我知道她租屋在外,知道她交了男朋友,也知道她常跟男朋友爭執。但詳細的細節她很少提及,我知道這有她的難處,因為不只一次,信中她向我抱怨,要我改用電子郵件聯絡,理由是寫字太累了。想著想著,笑了出來,輕拍我的包包,裡頭那卅二封信可真是難為她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月光咖啡館 2008 06 26 售票音樂派對 】

* 表演樂團:『自由意識』 + 『阮對庄腳來』
* 開演時間:9:00 PM 準時開唱
* 票價:每人150元 (含飲料券一張,可抵100元飲料一杯)
* 樂團介紹:

自由意識 ──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教師經歷:出版長篇小說十二本,參與短篇合輯約八本。新書《花的姿態》出版二週,位居金石堂排行榜第四、六名。
曾擔任:
聯合文學全國巡迴文藝營九十六年、九十七年講師。
二林高中文藝營教師組講師。
具備家教經驗。

上課時間:可議。(周日佳)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1) 人氣()


西風送了三千里遠,落英也化作春泥,難得誰在昨夜裡溫了盞酒,
我錯身過去了的女兒家。
咱願不得是今生的眷戀,卻寥落下不成形的芳魂一縷縷,
這回可真的要走了?但我猶且期待著哪年還擁妳入夢中。

是吧,這一橫海崖邊竄動的夕暮之光,無緣見著的妳。
或在黛青隱隱的嵐霧中書寫昨日之都裡已入黃昏的繁華,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 Jun 16 Mon 2008 00:50
準備搬家,整理著東西時,有很多回憶會一幕幕不斷飄過眼前,當初的一切跟現在的轉變真是難以想像。
我一直覺得這地方本來應該可以住很久的,像極了學生時代我夢想過的:兩個人都是成熟的大人,為了一致的夢想,也為了要與彼此共享的未來而各自努力著。
但結果現在電腦裡反覆播放著「哭笑不得」。

收拾的過程挺有趣,我要努力思考著哪些是她急著需要用到的東西,或者哪些是暫時可以堆放在我店裡的儲藏室中,等她以後再拿。這時候怎麼還有替對方想的興致呢?其實我應該用黑色大垃圾袋裝一裝就算了,不是嗎?但沒有,我就是慢慢收,慢慢放。
這樣做的好處是:當你習慣替一個人做什麼時,不管是否已經到了最後,你都還不至於違背自己的初衷。

不過也很有趣的是,當我一一檢閱著文件,以確定東西是否還要繼續留下時,不經意地發現了她當年留下的很多文字紀錄,這些東西她大概忘了吧?但對我而言可不堪得很,如果我的經歷足夠寫滿十本小說,那麼她的愛情故事大概可以開個書系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4

這五年來,除了寫信給羽華,偶而我也會寫給采薇,不過她的回覆並不多,通常也都很簡短,只是報告一些近況而已,一向都是媽媽跟她聯絡比較多。爸爸離婚後,結果沒有再娶,他帶著采薇到台北,在一個朋友的建築公司上班,雖然是領班,但還是在工地裡打轉。
沒有任何人來接機,事實上也不需要。在一個到處都是中文的世界裡,我很輕易地完成通關手續,走出機場後,直接搭車到台北。

「很不習慣吧?看妳滿頭大汗。」見面的第一句話,采薇是這麼說的。
點頭,真的很熱。似乎有點陌生的感覺,那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她還沒長大,我就跟她分隔兩地,而且一轉眼就是五年。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花的姿態 第三章

迷濛的白霧中隱約就出現了光,惑使葉瓣逐次綻放,
哪怕是如此卑微的花朵。
最美的天堂,不在沒有愛情的地方。

只是誰能告訴我,當歲月侵蝕了記憶,當塵煙風化了從前,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
從沒看過東京的夜景,想不到竟如此璀璨。摩天輪行進得非常緩慢,高度一再攀升,我看著外頭看得出神,但李靖康的視線卻一直停留在我身上。
「我知道我很漂亮,你可以不用這樣一直看。」餘光瞄到他在看這邊,我說。
「變了很多了,妳跟以前。」他忽然說。
「喔?」這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妳剛到中華學校的時候,跟現在比起來,真的差很多。」
「五年呀。」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

『佳雀姊說她觀察了這麼久,很確定是別有居心,不過我不認為,畢竟我媽做的菜是真的很好吃,雖然距離遠了點,但他偶而來吃吃飯,而且還有付錢,這也說得過去呀,不是嗎?李靖康這人呀,認識他很久了,算是體貼的,也很外向,但同時也是非常謹慎的,如果我沒給他機會,那麼大概到我回台灣之前,我想他都不會敢跟我告白的。

很久沒聽到妳提到台灣的老朋友,還跟楊博翰他們有聯絡嗎?有時我會害怕,怕自己就忘了台灣的一切。其實離開並不是真的那麼久,但待在一個溝通不方便的地方,難免會去思考一些跟自己有關的事。我有時真的會想不起來老家的東西,到底三元宮的招牌是由左寫到右呢?還是由右寫到左?車埕到水里的車票以前是多少錢?一天有幾班車?我發現這些小細節居然慢慢從記憶中被淡忘,那種感覺真的很可怕。

上個月考試成績還不錯,佳雀姊建議我可以開始挑選心目中理想的大學,但我說出來的答案卻讓大家錯愕,我說我想回台灣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1

『愛情,沒有開始的理由,所以沒有開始。就像上封信裡說的那個李靖康,他真的是個好人,但很遺憾地,我們只是好朋友而已。離開中華學校後,大家還常有連絡,一群老同學約著出去,上個月的假期才搭新幹線到大阪去,見識一下文化古城。那種歷史風味大概就等於台灣的台南市,雖然其實我也沒去過台南市。現在念的高中裡,同學都很喜歡問我關於台灣的事,不過我一點也答不上來,能說的,永遠都是車埕國小跟水里國中。

上次妳問我這裡的生活,老實說,實在乏善可陳。雖然總算稍稍懂了他們在說什麼,也交了不少新朋友,但那種文化上的隔閡一直都在。那種禮貌到不行的習慣,是我感覺最怪的,隨時都有人跟你點頭打招呼,客氣得讓人毛骨悚然。我小姨丈常說,日本人就是這樣,骨子裡想什麼你不知道,但表面上絕對讓你舒服得沒話說。不過我比較喜歡以前我們粗魯的野孩子風格。
兩年了,我還沒有勇氣問我媽,到底什麼時候要回去。一月底時東京下了好大的雪,拍了一些照片寄給妳。其實下雪天反而不冷,真正冷的是融雪的時候。很想到外面去堆雪人,不過當然只是想想而已,因為在這裡我沒有玩伴,佳雀姊只會報怨下雪天讓她出門不方便,她已經過了堆雪人的年紀。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

一部日劇也沒看過,從來沒跟外國人講過話,忽然來到這地方,我覺得什麼都很新鮮,但那種新鮮感的維持時間卻很短。淺草原來不是個長了很多草的地方,這裡大部分都是住宅區。小阿姨的老公不是日本人,卻因為跑單幫的緣故而對日本開始熟悉,後來索性結束台灣的生意,跑到這兒來開店賺錢,他說這樣還實際且簡單點。

中華料理賣的食物一點也不中華,跟我在台灣吃的東西很不一樣,我才知道,原來那是適合日本人口味的中華料理。姨丈承租了整棟四樓高的建築物,一樓做為店面,從中午賣到晚上,二、三樓則是民宿。我跟媽媽搬來後,就和小阿姨一家人住在一起,在這棟樓的四樓。第一天早上我覺得在味噌湯的味道中醒來是很不錯的事,第二天我覺得飯糰真是可口的早餐,但第三天之後,我就覺得日復一日的無糖麥茶真叫人頭痛。到東京的第一天,問過地址後,我立刻打電話回台灣給羽華,跟她說了國際信件的寄件方式。

從台北來的李靖康是我在東京中華學校認識的第一個朋友,他說這裡什麼都好,就是東西太貴,日本人講話太快。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bbx&book=25

很精緻,超乎我的想像的好。
不過首刷有限,精裝的只有首刷有喔。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人氣()

09

那一切的變故都來得好快,從小到大,我不曾有過如此劇烈的生活轉變,彷彿一眨眼,就從一個世界,跳換到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裡。

坐在代代木競技館外的小公園裡,有完全不怕人的鴿子輕鬆自在地飛到腳邊,啄食我們丟下的麵包屑。佳雀姊說這裡每年都會舉辦很多大型比賽跟演唱會,像剛剛才落幕的春季高中排球聯賽就是。
「先住一段時間,適應環境,我媽會幫妳安排學校的事,別急。」她說:「因為妳在台灣的國中沒唸完,而且又完全不懂日文,所以會先需要念語文學校當作過度。」

點點頭,我完全在狀況外。看著很藍的艷陽天,吹著很舒服的涼風,我只覺得像在作夢一樣。每天睜開眼睛,聞到的總是味噌湯的香味,沒有彈簧床,只有睡起來很怪的塌塌米;走出門來,要很小心到處亂竄的腳踏車,要很小心這裡跟台灣相反的駕駛方向,我唯一學會的兩句日文,只有「謝謝」跟「對不起」而已。生活很優閒,可是心裡卻很鬱悶,即使每天等佳雀姊下課,讓她帶著我出來走走,但我想的,還是台灣的那些人、那些事。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花兒才要盛開的時候,正是我啟程遠行的季節。
你說要把這一切都忘了,但請至少記得我。
在櫻花盛開的國度裡,在簷前滴落雪水的嚴冬裡,我都記得,我都記得。

總有回來的那天,無論天涯海角。
別忘了我曾是一年六班的采芹。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